<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春年,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那都是头等大事,到了年下,外出经商的商人,求学的学子,都不辞辛苦回到了故土,就为了跟家里人吃顿团圆饭。

    在万家团圆的时候,叶千栀却还在赶路。

    这次去拂兰城,叶千栀并没有带自己用顺手的人,而是带上了萧羡书的人,为了不引人注目,带的人也不多,好在麒麟的探子遍布天圣,倒是不怕人手不足这个问题。

    一路上风藏露宿,终于赶在了大年三十的时候到了拂兰城,顺利进城后,叶千栀顾不上休息,就先召见了拂兰城的麒麟首领。

    “佟家的情况如何了?他们可有异动?”叶千栀端着杯子,用热水暖手。

    “将军,我们是在暗处盯梢,佟家人没有察觉。”覃今回答道:“按照往年的惯例,从年初二开始,平邳部落的人会上门拜访,每次一呆就是三天。”

    正常的拜年,哪有在别人家里待这么长时间的?

    不正常!

    “你让麒麟的人小心些,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叶千栀道:“佟家跟平邳部落的人往来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这么长时间,前头的人都没有发现不对劲,可想而知他们的保密工作不错。”

    “将军,我们年初二的时候,直接去抓人吗?”覃今道。

    “没有石锤的证据,你觉得我们直接找上门去,成功的机会有多少?”叶千栀摇头道:“我记得上次你们送来的消息里,有一条是佟家有几个小辈喜欢喝花酒?”

    “将军的意思是......?”

    “你们重点关注他们几个人,看看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打开突破口。”叶千栀道:“佟家是有大志向的人家,他们家出来的人,不应该是沉迷酒色之人,这里面肯定有我们没有发现的事情。”

    叶千栀说的话非常有道理,覃今很快就去安排人手。

    先前的时候,他就以为佟家这几个人是酒囊饭袋,没有认真观察过,也没有派人去盯梢,现在叶千栀提醒了,他自然就加派了人手,专门盯着那几个人。

    还别说,这一盯着还真的被他们发现了可疑之处。

    对于纨绔来说,过年和没过年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他们的日常就是醒了喝酒、喝了酒睡,或者是跟其他的纨绔们争抢花楼里的美人,不管事情怎么发展,他们都是属于那种享乐的人。

    可佟家的纨绔却不一样,他们喝酒,也跟其他的纨绔一起玩儿,但是他们却从来不在花楼过夜,也从不把花楼的女子带走,更不会在花楼里一掷千金。

    他们离开了花楼,也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个院子过夜,等天亮以后再回去。

    以前没有盯着他们的时候,覃今他们倒是没注意他们去哪里,可当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这几个人身上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妥的地方。

    正常人休息前总要打点水洗漱吧?这几个人倒好,从他们进去以后都一个时辰了,愣是没有去打水。

    而且这处院子除了看门的门房外,再也没有别的伺候的丫鬟小厮。

    这处院子处处都透着不寻常。

    覃今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不过他很快就做了决定,带着人摸黑去了院子。

    避开了耳朵不好使的门房,几人摸进了屋里,屋里空荡荡的,刚刚进来的那几个人不见了踪迹。

    显然屋里有密道,他们通过密道离开了。

    什么事情不能光明正大去办?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覃今立刻吩咐手下,让他们仔细检查屋里的每一个地方。

    麒麟都是精锐,很快就发现了密道的入口,覃今留了几个人在屋里守着,剩下的人则跟着他一起入了密道。

    密道很暗,不过暗的地方也不过那十来米,走过了最暗的十米,剩下的墙壁两边都放着夜明珠。

    “佟家富贵啊!”有人小声道:“夜明珠一个价值千金,好家伙,这里直接拿来当照明的蜡烛使用,还真是有钱!”

    “佟家好歹是一方文豪,家族底蕴深厚,夜明珠不算什么、”覃今说道:“不过能把一珠难求的夜明珠拿来这里使用,足以可见佟家不缺银钱。”

    几人说话间,很快他们就走到了一个分岔路口,覃今检查了两条道路的痕迹后,选择了左边跟过去。

    因为不知道密道是往哪里走的,所以他们不敢分开,就怕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他们应对不来。

    在密道里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总算是听到了前面传来的说话声。

    覃今几人悄悄潜伏了过去,就看到刚刚在花楼里喝酒的纨绔们,此时正在训话,离得有些远,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不过覃今眼尖,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站的地方是一处矿场。

    打量了好几眼,覃今发现这是一处银矿。

    朝廷对于金矿银矿铜矿铁矿管控都非常严格,不管是谁发现了,那都要上报当地官府,由官府出面,给上级汇报,一级一级王上报。

    等朝廷知道了以后,就会派人过来评估和采矿,矿场所出来的东西,全都归国库所有。

    覃今记得在拂兰城周围并没有银矿,这就很明显了,眼前的这个银矿是佟家私下里昧下来,没有上报的。

    覃今几人耐心地等,等到那几个纨绔训完话了,那些矿工们有秩序地离开,这片空地上只剩下他们几个人,在纨绔们原路返回的时候,才下令让人把这几个纨绔给绑了带走。

    麒麟要绑人,那就没有绑不到的人,这几个纨绔被突然出现的覃今几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做出了防御的动作,只不过他们的防御姿势落在覃今几人眼里,不足为惧!纨绔们进行了激烈的反抗,但是敌我双方力量悬殊,他们根本就打不过。

    覃今几人绑了人,留下了两个人在这里盯着,剩下的人跟着他撤离。

    覃今带着人直奔叶千栀落脚的宅院,此时已经是三更时分了,叶千栀还没有休息,她正拿着一本杂书在看,听说覃今把人绑回来了以后,叶千栀立刻丢下书,离开了书房。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87905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25章 银矿,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