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将军,我还想多活几年。”覃今苦着脸道:“不如就说您是我妹子?”

    “你觉得人家会相信我们是兄妹吗?”叶千栀指了指自己的脸,她没直说,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他们长得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冒充兄妹,肯定不过关。

    覃今看着叶千栀那白皙的肌肤,精致的容颜,他无奈叹了口气:“将军,咱们就是假装夫妻,那也不像啊,您这朵娇花,怎么也不可能看上我这个糙汉吧?”

    平心而论,覃今的长相是非常不错的,在男孩子中间也算是精致,可是这要看是跟谁相比,跟叶千栀相比,那就差太多了。

    “那没事,就说你救过我的命,所以我以身相许了。”叶千栀轻松地挥了挥手,表示一切都不是问题。

    叶千栀打定了主意,覃今劝说无效,只能答应了下来。

    为了把这出戏演得真实一些,叶千栀特意让人抓了一条毒蛇过来,咬了她一口,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叶千栀吃了一粒缓解毒药的药丸,这个药丸能解一部分的毒,能缓慢毒素蔓延,不过却不能彻底解毒。

    扶着脸色发白的叶千栀,覃今开始了艰难的求救之旅。

    为了把自己弄得狼狈一些,他们特意绕了路,是从另外一个方向进村的。

    村子是个小村子,他们刚刚进去,就察觉到了几道打量的目光,叶千栀和覃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跟村里一个老太太求救:“婆婆,您知道村里可有懂蛇毒的人吗?我媳妇她被蛇咬了。”

    一个坐在泥坯房门口的老太太听到了他的声音,抬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见到叶千栀苍白的脸,额头上全是冷汗的时候,忙迎了上来:“哎呦,小伙子,你媳妇这是被五步蛇咬了吧?”

    “是啊!”覃今回答道:“我在山上没有找到药,正要下山,就看到了这边有人居住,这才过来求救。”

    覃今的回答没有漏洞,这个地方确实是很偏,但是偏不代表没有人来,以前也确实有人误闯了这里,不过来这里的人,如果是女子,那就被村里的男人留下了,剩下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发现他们的秘密,自然就平安离开了,如果发现了,那就被永远留在了这里。

    “你们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们喊人。”老婆婆说着,扶着叶千栀到她刚刚坐的凳子上,她则往隔壁人家跑去。

    很快一个白头发的老爷爷出现了,他手里拿着一个药碗,他过来以后,看了叶千栀的伤口一眼,直接把药碗里黑漆漆的药汁抹在了叶千栀的脚上。

    覃今紧张地看着老爷爷的动作,就怕老爷爷抹药的时候太用力了,把那一层掩盖肤色的药水给抹了。

    不过他的担心没有成现实,老爷爷抹了许久,叶千栀腿上那一层伪装的药水都没有被抹掉。

    看到这里,覃今松了一口气,跟他紧张兮兮相比,叶千栀就显得放松得不行,她都已经跟村里的两个老头搭上话了。

    “能遇到你们,我运气真好。”叶千栀看着老爷爷拿出了草药,开始捣烂敷在了她的伤口上,她松了一口气道:“我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你这女娃娃说话还真是有趣。”老爷爷搭腔道:“好了,没什么大碍了,你们是从哪边过来的啊?”

    叶千栀指了指自己过来的那条路,说道:“我们是从那边的山翻过来的,长龙山太大了,我们进来了以后就迷路了,连下山的路都找不到。”

    “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老婆婆问道。

    叶千栀点了点头:“是啊,这不是刚刚过完年,家里没有余粮了,我和当家的这才进山去碰碰运气,就想着打些小动物,拿去镇上卖钱,我听人说长龙山山高林密,猎物众多,又极少有人来这里,这才想着来这里碰碰运气、捡捡漏。”

    “你们胆子还真是大,长龙山是大,猎物也多,那些都是凶猛的猛兽,可不是你们两口子能搞定的,你们听我一句话,从这里顺着那条路往下走,就能下山了。”老婆婆说道。

    叶千栀感激道:“多谢婆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老婆婆还端了两碗开水给他们喝,还拿了两个馒头给他们充饥。

    水喝了,馒头拿了,两人顺着老婆婆说的话,往她指的那条路走去。

    等后面的人看不到他们了,叶千栀这才说道:“快把这个药丸吃了。”

    “我们刚刚喝的水有问题?”覃今紧张得不行,抓着药丸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里面加了一点*,不过不打紧。”叶千栀催促他吃了以后,自己才吃,等吃完了以后,两人也没有顺着那条路走,而是找了一个茂密的丛林,从那边离开了。

    等走远了以后,两人去找了麒麟剩下的人,两人把自己打探来的情况跟大家交代。

    村子不大,但是在正午这个该用午饭的时候,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就不说了,连炊烟都没有,那就太不正常了。

    “我们刚刚进去,就感觉到了有好几道暗暗打量我们的视线。”覃今分析道:“他们的身手应该不错,如果不是我们敏感,根本就察觉不到他们的声息。”

    “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等着就行了。”叶千栀冷笑道:“刚刚我们喝的水里可是有*的,他们肯定会出现。”

    如果真的有意放他们离开,又怎么会在他们的水中下*?

    叶千栀的意思是,就这么等着,看看村子里面会有什么动静。

    覃今也赞同她的决定,毕竟他们不清楚对方的实力,也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不能轻举妄动。

    一行人静悄悄地躲着,很快宁静的小山村就动了起来,有一行人顺着刚刚叶千栀离开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囔囔着什么。

    覃今仔细倾听了一下,然后就被气坏了!

    叶千栀带来的人武功都不弱,耳力就更好了,大家都听到了他们那些不堪入耳的议论声,大家的脸色十分难看。

    叶千栀虽然听不见,不过看他们的脸色和握得咯咯作响的拳头,就猜到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7532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30章 您是我妹子,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