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每一个世家大族有崛起的时候,自然也有落魄的时候,佟家也是如此。

    佟家能够稳坐莫罗文坛大家的位置,是因为佟家出现过好几个丞相,这几个人对莫罗的发展都做出了巨大贡献。

    不过那是百年前的事情了。

    盛极必衰,在佟家风光了几十年以后,或许是因为佟家的声望太重,或许是因为当时的佟家没能出现惊才绝艳的人才,渐渐地,没落了。

    佟家众人享受了被王室、朝臣和百姓爱戴的日子,自然是忍受不了平凡的日子,可是不能忍受又能如何呢?在这个看重利益的地方,没有用处的人,是没有结交必要的。

    佟家沉寂了几十年,后来渐渐地没有出现在人前。

    等到再次出现在人前的时候,是七十多年前,那时候莫罗王室刚好遇到了危机,国库拿不出银钱赈灾,佟家大手笔地捐了三分之二的家产,博得了美名,也给佟家带来的新的希望。

    叶千栀以前一直让人去调查这段历史,想要知道那些年发生过的事情,只是莫罗王室的记载和佟家的记载,都有些出入,有很多地方都对不上,那时候她还以为是因为写这些册子的人不同,所以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可这次清扫长龙山,却解开了这个困惑。

    “佟家不是为自己争夺江山,而是为了帮海外的某个小岛的岛主做这些事情?”覃今被搜出来的书信给吓到了,他白着脸道:“将军,您觉得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叶千栀把一封封的书信都原样封好,慢悠悠道:“莫罗王室本就贫穷得不行,莫罗原先的臣子们也不富裕,佟家的巨大财富是从哪里来的?”

    “或许是佟家几代人攒下来的?”覃今语气不那么确定道,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猜测太离谱了。

    叶千栀道:“那可不是一点点的财富,而是滔天富贵。”就连她现在拥有的财富,都没有佟家的百分之一。

    足以想象,佟家有多富贵了。

    “将军的意思是,佟家前些年的风光都是这个幕后之人支持的?”覃今是聪明人,一点就通,他讶异道:“有谁会拿这么多的金银珠宝去做这些事情?他们就不怕佟家人叛变吗?”

    比如,事成之后,佟家人不认账什么的。

    叶千栀:“.....你想太多了,人家敢把这么多的银钱放在佟家,那就说明人家有办法掌控佟家,对于海上的情况,我们知道得太少了。”

    “我以前看过不少杂书,不记得是哪一本书上有介绍过海外的情况,据说海外不少的地方,都是一个个小岛形成的,面积可能还没有我们一个州府大,更大一点的岛屿也就跟咱们两个州差不多吧,小的地方可能就才咱们一个县城那么大。”

    这都说多了,有些岛屿明明就只有一个小镇大小。

    不过能够花费这么多银钱支持佟家的岛主,自身的财力不容小觑,对方所谋甚大,能量不可估计。

    叶千栀说的海岛事情,那都还是她上辈子所知道的知识。

    覃今听了以后,愁眉苦脸:“那怎么办?我们连对方老巢在哪里都不知道。”

    “你安排一些人把这些资料全都看了,再派人把长龙山带回来的人一一审问,能问出多少消息就是多少,等审问完了以后,你带人去长龙山守株待兔。”

    覃今一听就明白了,他家将军要干什么,他忙道:“属下领命。”

    覃今很快就去干活了,叶千栀想了想,把证据和资料全都封存好,又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去了王城。

    拂兰城这边腥风血雨,王城的太子府也差不了多少。

    前几天太子府刚刚传出了好消息,太子妃有喜了,太子有后,这对天圣来说是一件大喜事,全国上下都喜气洋洋的。

    唯独一个人心里老不得劲了。

    佟桂珍嫉妒燕舒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每次见到燕舒都要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语,或者是挑拨燕舒和萧羡书的关系。

    燕舒对此都没有跟佟桂珍计较,或许是因为燕舒的不计较,让佟桂珍产生了错觉,还以为燕舒是怕她了,所以她的胆子愈发大了。

    在知道太子妃有喜了以后,佟桂珍就暗戳戳想要害她怀胎。

    不是往路上泼油,就是买通人在燕舒的饮食里动手脚。

    她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很隐蔽,殊不知,她的所作所为都被人看在眼里,一一化解了。

    前面的计谋没有得逞,佟桂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她这次自己亲自端着马蹄糕来了,说是她亲手做的,让太子妃品尝。

    佟桂珍拿来的东西,谁敢吃啊!

    燕舒让她放在一旁,等会儿再吃,佟桂珍就不,固执地端着盘子,明显有种燕舒要是不吃,她就一直这么端着的架势。

    就在燕舒有些为难的时候,萧羡书从外面回来,见状,直接道:“喜欢端着,那就一直端着吧,不过太子妃近来的胃口多变,不喜欢马蹄糕的香味,你端远些,可别熏着太子妃了。”

    萧羡书话音刚落,燕舒就配合地做出呕吐的动作,惊得佟桂珍往后躲了躲。

    等站稳后,佟桂珍这才小声道:“殿下,这是妾身亲自给姐姐做的糕点。”

    “你那么喜欢做糕点的话,不如本宫送你去天牢帮忙烧饭吧?”萧羡书似笑非笑道:“或许再过不了几天,你就能在天牢里和你的故人重逢。”

    萧羡书显然是话里有话,佟桂珍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她想到什么事情的时候,端着盘子的手抖了抖,她低垂着头,小声呢喃道:“妾身不知道殿下在说什么。”

    “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只有你自己清楚。”萧羡书冷声道:“你要是老老实实过日子,看在你安分守己的份上,府里养着你一个吃白饭的人也是可以的,你要是敢动歪心思,那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了。”

    萧羡书除了对叶千栀的时候有情有义,对其他人都没什么差别,就是他的枕边人,他孩子的母亲,他也只是给了该有的尊重。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6943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32章 佟家的发家史,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