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翌日,叶千栀醒来时,只觉得喉咙干得厉害,头昏脑涨。

    刚刚睁开眼睛,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很快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走了进来,见到叶千栀醒了,她很是欢喜道:“明侯爷,您醒了。”

    叶千栀不想说话,只是冲着她点了点头。

    小丫鬟连忙跑到门口,让站在外面的人把洗漱用品都送了进来,一同送来的还有一碗醒酒汤。

    洗漱过后,叶千栀喝了醒酒汤,接着又吃了早饭,在她吃饭的时候,小丫鬟准备好了热水和一套干净的衣裙。

    饭后不久,叶千栀便去洗澡。

    等她一身清爽出来时,早就没有了刚刚颓废的模样。

    她对太子府不陌生,早上用饭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在哪里过夜了,所以当她看到站在前院等她的萧羡书,丝毫不意外。

    “昨晚睡得可好?”萧羡书见她过来,看了她好几眼。

    “应该还可以。”昨晚喝了太多的酒水,醉了,叶千栀完全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敢确定自己睡得好不好,反正今早起来的时候,她整个人萎靡不振。

    要不是喝了醒酒汤,后面又喝了一杯浓茶,她现在怕是又睡了回去。

    “今天要去贡院,我陪你一起去。”萧羡书道:“正好我现在没什么事,就陪你过去走走。”

    一国太子,哪能这么悠闲呢?他不过是担心她罢了,面对萧羡书的好意,叶千栀自然不会拒绝。

    两人先去贡院走了一圈,后面又去跟其他的监考官见了面。

    跟那些年过半百的监考官相比,叶千栀年轻得过分,特别是她今天一身青色襦裙,梳着精致的女子发髻,更是在一堆人中显眼至极。

    无可挑剔,叶千栀是一个极美的女子,甚至在天圣王城里,找不出一个比她更好看的女子,但是在场的人看着她的时候,都没有心情欣赏她的美。

    跟叶千栀出众的外貌相比,她的能力更是让大家忌惮。

    一个叶千栀就够让人头疼了,更别说现在萧羡书还大摇大摆跟着她一起来。

    这几个月,叶千栀在拂兰城干得轰轰烈烈,萧羡书在王城里也没有闲着,他把萧洛折腾得哭爹喊娘。

    自家兄弟嘛,弄出人命是不可能的,但是找他麻烦,萧羡书是一找一个准。

    也是通过了这次的事情,大家猜恍然发现,萧羡书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傻白甜,他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只不过平日里他懒懒散散,万事不放在心上的态度迷惑了大家。

    贡试的试卷由内阁共同商议,这件事叶千栀插不上手,不过等他们出好了题目,会拿过来给她过目,如果她不满意,自然就会更改。

    叶千栀没有参加过科举,对这方面的认知也就是当年宋宴淮科举的时候稍微了解了一点,不过那时候她忙着怎么照顾宋宴淮,让他能安心科考,对别的事情她也没有太上心,所以这次知道自己还要审题了以后,叶千栀特意去了翰林院,找出了天圣近三十年科举的卷子,一一研究。

    她这个态度倒是让翰林院的翰林们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在其位谋其政,叶千栀起码没有跟别的武将一样,不懂就算了,还不愿意学。

    等定好了贡试的试卷以后,大家这才松了口气,叶千栀也终于有时间能好好休息了,不过在她休息以前,叶千栀还是把周玉尧和萧羡书的几个谋士送去参加贡试。

    人忙碌的时候就想要休息,等休息了,叶千栀却觉得整个人都空虚了,一天下来,她什么都没干,还挺不习惯的。

    到了第二天,叶千栀不想重复昨天的日常,所以她换了一身白色的衣裙,特意花时间好好捣鼓了自己一番后,便带着人去了来参加科举的举子们投宿的客栈。

    为了博得一个好彩头,举子们基本上都会选择状元楼、金榜楼这些寓意好的酒楼和客栈投宿。

    叶千栀坐着马车到这边的时候,正是用早饭的时候,不少举子都在大堂里用饭,蓦然间见到了一个长相精致漂亮的姑娘进来,大家的眼睛蓦然亮了。

    食色性也,遇到美丽的事物,大家总是会多看几眼的。

    对于这些目光,叶千栀早就习惯得不行了,她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而是走到柜台那边,柔声说道:“掌柜的,请问您这里可有一个名为周玉尧的举子投宿?”

    “周玉尧啊!”掌柜的看了叶千栀一眼,翻开了登记簿,一个个名字往下扫,总算是找到了:“有有有,姑娘,你找他?”

    “对,他是我表哥,第一次进京,家里人挺担心他的,让我过来看看他,掌柜的,我表哥他住在哪间房?”

    掌柜的正要指路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周玉尧的声音:“表.....表妹,你怎么过来了?”喊自己的顶头上司为表妹,他的压力好大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叶千栀扭过头,见到周玉尧一身书生袍,她笑了起来:“表哥,我爹娘让我过来看看你。”

    “表妹,你用早饭了吗?我正好没吃,要不要一起用点?”第一声表妹喊出口了,接下来再喊表妹就没什么压力了,顺口了不少。

    “好啊!”叶千栀欣然同意:“早就听说金榜楼的饭菜不错,难得有机会尝尝,我肯定不能错过。”

    带着叶千栀,周玉尧走到了墙边的一张桌子,坐在这桌的人都是叶千栀的老熟人了。

    除了周玉尧外,剩下的三个人有一个是萧羡书的谋士,剩下的两位则是朝中官员,而且他们官阶也不低。

    “您怎么过来了?”孔春淼见到叶千栀出现在这里,有些头疼:“您穿着女装过来是怕不够显眼吗?”

    “不是啊,我是周玉尧的表妹,特意来看你们的。”叶千栀笑眯眯道:“孔大人,再次参加贡试,你紧不紧张?”

    “能不紧张吗?我要是考中了,那还好,脸面保住了,要是考砸了,我.....我没脸去见那些同僚了。”孔春淼哭唧唧道。

    跟他一样的另外一位,忙点头,赞同他的话。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61336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36章 没脸见人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