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在内阁大臣们薅秃了头发绞尽脑汁想题目的时候,有一个人被骂惨了!

    二皇子被王上召进宫的时候,就心生不妙。

    自从萧羡书回来了,父王看他们这两个儿子,就跟对待多余的人一样,萧宵以前还仗着自己是在父王面前长大的,跟父王父子情深厚,老是找萧羡书的麻烦,可被萧羡书修理了几次,每次父王都偏心萧羡书,还反过来收拾他,他就学乖了,不敢造次了。

    哪怕是给萧羡书找不痛快,他也只敢耍耍嘴皮子,别的是一概不敢动了。

    “你说说你,一天天的,好的不学,倒是把坏事学了个十成十。”王上看到二皇子,气不打一处来,虽然萧宵不是他心爱的女人所生,但也是他的孩子,王上自然是疼爱的,只不过这份疼爱没法跟萧羡书相比。

    只要他们老老实实为朝廷和百姓办事,他自然不会亏待他们!

    可偏偏,他的这两个孩子,都是只想贪图享乐,不愿意付出的人。

    他们总是说他偏心萧羡书,可他们却不想想,萧羡书做了什么,他们又做了什么?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喜欢踏实办事的人,而不是嘴上说的天花乱坠,实则一事无成!

    “父王,儿臣做了什么,惹父王生这么大的气?”萧宵迷茫地问道。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还反过来问朕?”王上本就在气头上,萧宵这话一出,更是火上浇油,怒火蹭一下就冒了起来。

    “儿臣.....儿臣确实是不知。”萧宵道。

    “你不知道?那好,朕问你,小寇子是你的人吧?”王上怒气冲冲道:“你的手倒是挺长啊,还没有封王就先一步把手伸到宫里来了,你这是想干什么?”

    皇子们在宫里安排人手,想干什么,那不是非常明显么?

    虽说每一代的皇子们为了皇位都拼得头破血流,面对朝臣的时候,他们也都展露了自己的野心,毫不掩饰自己对皇位的觊觎,但是在天下之主面前,他们还是不敢承认的。

    谁敢跟自己的老子说,我就是觊觎你*下的龙椅,想让你早点死,好腾位置给他们?

    谁都没有这个胆子,自然是什么都不敢说。

    “儿臣....儿臣.....”萧宵听到小寇子这三个字,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一下子就慌了。

    他本想辩解,可是抬头对上他父王眼里掩不住的失望时,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你给朕解释解释,你让小寇子偷题卖题的目的,总不至于就是为了那区区几千两银子吧?”

    价格定得那么高,能够买得起的人并不多,有才华的人,不屑作弊,穷苦出身的举子们就是想买,那也掏不出这笔银钱,所以能够关顾萧宵生意的举子,大多数都是本身才学不过硬,侥幸中了举,刚好家里还算是富裕,所以才能大手笔买这些题目。

    “确实是为了这些银子。”萧宵小声道。

    他做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了,今年是第二次,上次他靠卖题赚了足足三万两白银,尝到了甜头,这次就想故技重施,谁知道刚刚开始不久,就被抓着了。

    “你堂堂一个皇子,每个月都有月银,怎么还缺钱?”王上道:“朕是缺你吃的了,还是缺你穿得了?”

    萧宵摇摇头。

    他是皇子,自然是不缺这些东西,可是他缺权势啊,他跟萧洛和萧羡书不一样,萧洛在外名声不错,加上他本身的能力也不错,在萧羡书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他可是太子的热门人选。

    萧羡书就更不用说了,他手里有兵权,还有一个能干实事,深得父王信任的明侯爷帮忙。

    自古以来,就没有哪个皇子敢明目张胆跟朝臣往来的,可萧羡书就做到了,他不仅能明目张胆跟朝臣往来,父王还处处都为他安排好了。

    就比如这次春闱,按照规矩,主考官定是朝中*,还是文官,绝对不会让一个武将插手这件事,可父王就偏偏这么干了,让明侯爷当主考官,这届春闱的举子们,将来入了朝堂,那就是明侯爷的门生。

    明侯爷跟萧羡书关系极好,她的门生不就是萧羡书将来的心腹大臣么?

    想想他提心吊胆做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搞点,而萧羡书什么都不用做,父王就会把一切都捧到他面前。

    都是父王的孩子,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萧宵不说,王上也明白他为什么缺钱,想要收买人心,不给点甜头,人家凭什么跟他干?

    面对这个儿子,王上失望得不行,他不是反对他搞钱,而是气他为了那么点银钱,就敢把手伸到了科举的事情上。

    做人要有原则,有底线,关乎江山社稷、黎明百姓的事情,半点都不能马虎,也不能在这上面贪便宜!

    一个不慎,害的就是万千百姓!

    王上骂了他一顿,就让他回去闭门思过了。

    泄题这件事出现得悄无声息,解决得也快。

    等叶千栀选好了题,这次为了防止出意外,参与了这件事的官员全都被关了禁闭,直到贡试的前一天才被放了出来。

    一得自由,叶千栀没有回家休息,而是跟萧羡书一起去找周玉尧他们。

    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不少学子们都在金榜楼的大堂里侃大山。

    叶千栀来的时候,正好是周玉尧在吹牛逼,说自己当初是村里的一颗水灵灵的草,不知道多少姑娘喜欢他,还偷偷给他送鸡蛋吃。

    他眉飞色舞有声有色地描述,他自己不尴尬,倒是跟着他相处久了的孔春淼和林青山尴尬得不行。

    萧羡书的谋士刘文椽也被他逗笑了,笑着笑着,他就看到了叶千栀和萧羡书,刘文椽提醒道:“周公子,你表妹来了。”

    表妹两个字一出,在场的人齐齐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一男一女。

    住在金榜楼的举子们都知道周玉尧有一个貌美如花的表妹,不少见过他表妹的举子都说周玉尧的表妹貌若天仙,还有人旁敲侧击,打听表妹是否嫁人。

    现在听说表妹来了,大家齐齐转头,想要看看传闻是否属实。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52184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38章 传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