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们好啊!”叶千栀率先打了一个招呼,抬脚往周玉尧这边走来,她见周玉尧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不由得挑了挑眉:“表哥,你说的那些事情我怎么都没听说过?”

    “我记得前年的时候,你看上了一个姑娘,想要讨人家欢心,省吃俭用了好几个月,总算是攒了一点银子,去给人家姑娘买了一支簪子,谁知道人家姑娘根本就不收,转头就另嫁他人了。”

    “对了,那个姑娘没看上你的原因是你皮肤太黑了,她不喜欢。”

    叶千栀强忍着笑意说道。

    周玉尧哭丧着脸道:“表妹,你给老哥留点面子好不好?我们男人在一起,就是侃大山,吹吹牛逼,你能不能不戳破?”

    “我错了,下次你吹牛逼,我肯定就当做没听见。”叶千栀虚心接受他的批评:“对了,明天就要入贡院了,你们今天不在屋里温书,怎么跑来大堂聊天?”

    “哎呀,平日里不看书,临时抱佛脚能有什么用?”周玉尧说道:“以前不用功,今天多看一点,就能保证我春闱高中了?我觉得不行,与其在屋里瞎紧张,不如来这里聊聊天,放松放松心情,心情好了,明天的状态说不定会更好。”

    “你高兴就好。”叶千栀坐了下来,萧羡书也跟着坐了下来,叶千栀指了指萧羡书,介绍道:“这是我弟弟,他平时啊,最是不喜欢读书了,我带他来感受感受读书人的氛围,说不定他就会喜欢读书了。”

    不知道萧羡书的人,都开开心心跟萧羡书打招呼,特别是周玉尧几人最近结交了几个好朋友,这几个朋友都跟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所以叶千栀介绍了以后,他们都冲着萧羡书喊道:“表弟。”

    叶千栀是周玉尧的表妹,周玉尧是他们的兄弟,那他的表弟表妹,也就是他们的表弟表妹。

    如果是别人喊他表弟,萧羡书肯定会翻脸、生气,但是这个身份是叶千栀安排给他的,萧羡书就适应良好了,还真做出了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萧羡书和叶千栀顺利融入了这群举子之中,倒是周玉尧、林青山、刘文椽、孔春淼几人被这一声‘表弟’给吓着了。

    特别是周玉尧,小脸一下子就白了,给他十个熊胆,他也不敢喊太子殿下表弟啊!

    乱攀亲戚可要不得!

    特别是眼前几个小子在他上司面前献殷勤,目的实在是太明显了。

    “表妹,我叫徐清波,是周公子刚刚认识的朋友。”一个约摸二十来岁的男子,红着脸道:“我想问问表妹,你....你觉得我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徐清波不敢看叶千栀,不仅不敢看,说话的时候,还有些结巴。

    他说的不清不楚,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叶千栀看着眼前的纯情少年,正想着该怎么委婉用词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轻嗤。

    “徐清波,你还真是癞*想吃天鹅肉啊,就你这穷酸样,哪里配得上周玉尧的表妹?”话语间,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男子走了过来,他看了叶千栀一眼,被她的容貌晃了神,等他回过神后,他指了指叶千栀的头饰和衣裳说道:“她发髻上的簪子看着不显眼,但那是红宝石,她的耳坠是白玉,还有她的衣服料子是云锦所制,一匹云锦价值万两银子。”

    “就周玉尧表妹这一身,至少上千两银子,你觉得你一个穷酸举人,有什么资格肖想她?”

    此言一出,整个大堂都寂静无声,谁也没有想到周玉尧的表妹这么富贵啊!

    这一身看着朴素至极,谁都没想到值这么多银子。

    “你觉得你配吗?”来人嘲讽道:“如果我是你,可就不会问这么失礼的话,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这样的人,就配乡下村姑。”

    “村姑怎么了?村姑吃你的饭了?还是喝你的水了?”叶千栀最是看不惯装逼的人,以前她没权没势的时候,都敢跟权贵对上,更别说现在了,她现在也算是有权有势了,自然更加看不上这种仗着家里有点小资产,就目中无人的人。

    “你不过是比较会投胎,投到了一个还算富足的家庭,不要为三餐奔劳,你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叶千栀扯了扯嘴角,冷笑道:“你家往上数几辈,也是贫农,不要觉得自己出身好,多读了几本书就高人一等了,要知道有句老话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现在好,不代表你永远都会这么好。”

    多的是开始富贵,最后落魄的人。

    叶千栀这话说到了不少人的心坎里,当然了,有些家世好的举子们倒是没有把叶千栀的话放在眼里,但是穷举子们却感动得不行,觉得周玉尧的表妹说的真对。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刚刚开口的人,语气不善道:“我姨夫可是太仆寺少卿。”

    这是要仗势欺人了?

    叶千栀漫不经心道:“哦,那又如何?”

    她身边还坐着太子殿下呢,也没见他们那么狂啊!

    太仆寺少卿正四品官职,在王城这个一板砖掉下去就能砸到一个权贵的地方,还真是不显眼,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用炫耀的口吻介绍的。

    “你要是跟我道歉,再陪我一起用顿饭,那我就不计较你的口出狂言,不然我就让我姨夫找你麻烦。”

    叶千栀都要被他蠢哭了,她冷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胡一洋。”胡一洋得意洋洋道:“你考虑得如何了?”

    “没怎么样,我记住你了。”叶千栀一字一句道:“我希望你能把刚才你说的话记得牢牢地,一个字都不要忘。”

    叶千栀见过蠢人,但是没见过这么蠢的人,她本就是来这里看看周玉尧几人,见他们状态不错,叶千栀也没有久留,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不用担心,你要是要求我考中,那很难,但是让我装模作样混过这段时间,我还是能做到的。”周玉尧拍着胸膛道:“我肯定不会给你丢脸。”

    周玉尧自知自己是来凑数的,也就没强求成绩,但是孔春淼几人就不行了,他们要是考得太差了,那就丢人现眼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52184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39章 丢人现眼,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