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周....周兄?”徐清波见周玉尧被推了过来,连忙伸手扶住了他。

    “多谢啊!”周玉尧站稳后,很是歉意地表示:“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去金榜楼是有任务,在任务没有完成前,不能泄露身份。”

    “我明白。”徐清波不知道周玉尧的任务是什么,但是他表示理解:“你的表妹....?”

    “她不是我的表妹,是我的上司,明迁枝,也是你们这届的主考官。”周玉尧道:“你殿试的时候应该见过她才对啊!”

    徐清波有些不太好意思道:“殿试的时候我面前刚好有根柱子给挡住了。”

    就算没有柱子,他们也没敢明目张胆去打量位高权重的明侯爷!

    两人说着话,很快孔春淼和林青山、刘文椽就被叶千栀给喊了过来,新科进士们跟他们同住金榜楼一个多月,相互之间熟悉着呢,现场的氛围更好了。

    叶千栀坐在位置上,笑吟吟地看着他们说话。

    不少新科进士们倒是想来跟叶千栀套近乎,只是他们踌躇着,想上前又不敢,拖着拖着,就拖到太子殿下到了。

    知道太子殿下来了,大家连忙站起来,跪在地上行礼,萧羡书看着跪了一地的人,懒洋洋道:“起来吧!”

    他就说了这三个字,也不管他们起不起来,他直接坐在了叶千栀身边,可怜兮兮地说道:“小枝,我中午都没用饭,现在好饿啊!”

    “没吃饭?”叶千栀蹙眉,把自己面前的糕点推到了他面前,又把自己没喝过的茶杯递给他:“先喝口茶润润嗓子,然后吃点点心垫垫肚子,很快晚宴就开始了,你要是觉得不够,要不我去厨房给你下碗面?”

    “好啊!”萧羡书一口喝了茶水,高兴地说道:“我要吃你煮的面。”

    “......行!”反正宴席还没有开始,他们偷偷离开一会儿,也不碍事。

    叶千栀和萧羡书很快就离开了正厅,往厨房走去。

    一碗面而已,厨子们会没时间煮么?

    哪里需要叶千栀亲自动手?

    琼林宴上的新科进士们就只看到太子殿下和明侯爷说了一会儿话,两人便一起离开了。

    有人想起了他们刚来王城时听到的八卦绯闻,大家都说太子殿下是明侯爷的裙下臣,传闻说得是有鼻子有眼,他们先前的时候还以为是以讹传讹,可现在看到这两人的表现,却让他们觉得空穴未必无因。

    徐清波扯了扯周玉尧的衣袖,小声道:“周兄,明侯爷她跟太子殿下......?”

    下面的话,徐清波不好说,但是周玉尧何许人也,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未尽之言,周玉尧拍了拍他的肩膀,压低声音,轻笑道:“兄弟,你这是对我家老大上心了?看在咱们是兄弟的份上,老哥我得给你提个醒,我家老大,她看起来就是温婉女子,可实际上啊,她跟温婉没有半点关系,她对你们那是和风细雨,对我那就是辣手摧花了。”

    “周玉尧,你还真是不要脸,敢这样夸自己,半点都不心虚,就你这样式的,那也是铁花吧?辣手摧花,伤的是手不是花。”

    “我不就黑了点吗?怎么就不能是朵娇花了?”周玉尧冲着林青山呲了呲牙:“你别拆台,我这可是在跟纯情少年谈心呢,我家老大太招人喜欢了,要是没有我来开解这些情窦初开的少年郎,这些人怕是就一心吊死在了我家老大这棵铁树上。”

    “铁树?”刘文椽勾了勾唇角,扬眉道:“小周啊,这话你可敢当着她的面说?”

    “.......”自是不敢的,不过现在叶千栀不在,他说了叶千栀也不会知道,周玉尧道:“我这说的是实话,她本来就是铁树,还是一棵老铁树,不解半点风情。”

    他这话刚刚说完,话音都还未落下,就听到刘文椽冲着他身后的人告状:“明侯爷,小周将军说您是棵不解风情的老铁树。”

    “还说您辣手摧了他这朵娇花。”

    “你别唬我......”周玉尧有些被吓到了,不过想到刘文椽平日里也喜欢这么吓唬人,他就放心了一些,肯定是刘文椽故意吓唬他。

    想是这么想,他的反应却是往身后看去,然后对上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眸。

    “老大。”看清楚这双笑眸的主人,周玉尧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连忙辩解道:“您听我辩解....不是,您听我解释。”

    还真是越着急越容易出错,他怎么就在关键时刻嘴瓢了呢?

    “你辩解吧,我听着呢!”叶千栀扬了扬眉道:“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让人信服的辩解,你信不信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让你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这个威胁,一下子让周玉尧回想起了去年春夏交替的时候,叶千栀找了几个各方面都极好的高手教导他们的事情。

    高手可遇不可求,这些高手折磨他们的手段频发,半个月下来,他就脱了一层皮,本来他皮肤就没有白回来,经过那次的训练之后,整个人都变成了黑炭!

    行军之人,哪怕皮肤再白,那也比不上文官的,所以他到现在都还顶着一张黑炭脸。

    “我是事出有因,安抚一些少年郎春心萌动的心。”周玉尧解释得结结巴巴,话说了半天都没有落到点子上。

    他解释得不清不楚,不过叶千栀却听明白了,她倒是没有因为这些话生气,周玉尧说的也没错,这些年来,她无心情爱,确实如同一棵不开花的铁树。

    “你啊你,还是得注意影响,私底下口无遮拦就算了,在这种人多的场合,你可得谨记,谨言慎行,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你心里得有一杆秤子!”

    叶千栀随口叮嘱了几句,便走了。

    周玉尧拍着心口,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这才惊觉自己浑身都出了一层冷汗:“还好还好,捡回了一条命。”

    “明侯爷平日里对你很严苛?”一旁目睹了全程的徐清波,小声问道。

    这次周玉尧可不敢信口胡言了,他道:“她是最好的侯爷,也是最好的将军。”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44894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42章 您听我辩解,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