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周将军,您怎么来了?”胡一洋在徐清波面前可以趾高气扬,但是面对战功赫赫的周玉尧,他直接怂了。

    周玉尧道:“我来接徐兄啊,我家侯爷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把他要了过去。”

    全天下都知道周玉尧是明侯爷的心腹,他口中的侯爷,除了明迁枝,再无别人。

    胡一洋羡慕嫉妒得眼睛都红了,他靠着抱自家姨夫的大腿,才分配到了一个还算是富庶的地方,可徐清波这个无权无势的寒门子弟,却攀上了明侯爷,胡一洋嫉妒得不行。

    要不是周玉尧在此,他怕是早就冷嘲热讽了。

    咬着牙,把怒火咽了回去,胡一洋还得笑眯眯地送周玉尧和徐清波上楼。

    等他们两人的身影消失后,胡一洋才咬牙切齿地跟身边的书童说道:“你去打听打听,明侯爷是因为什么原因把徐清波招揽至麾下的。”

    明侯爷是武将,徐清波是文官,哪怕明侯爷被钦点为了这一届的主考官,他们全都算是她的门生,可明侯爷手里除了兵权外,并没有沾染朝中的任何事情,她把徐清波招揽至自己麾下,有什么用?

    总不至于让他帮忙处理侯府的琐事吧?

    楼下的胡一洋百爪挠心,楼上的周玉尧则对着徐清波那一贫如洗的行李,不知道从何下手才好,最后他拍了拍徐清波的肩膀道:“你来吧,我不太会收拾行李。”

    徐清波把几套补丁的衣裳给整整齐齐叠好,放在了包袱里,周玉尧则在他住的屋子里,到处打量。

    徐清波住的地方,是一个非常狭小的房间,连个窗户都没有,屋里除了一张狭小的床榻外,再也没有任何一样家具了。

    “徐兄,你家里有多少口人?”周玉尧闲来无事,跟他话家常:“认识你这么久了,一直都没问你家里的情况。”

    “我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上面还有一个兄长和姐姐,加上父母嫂子和小侄子,一共有七口人。”徐清波说起家里人,神情温柔,“周兄,你家里呢?”

    “我家里没人了,就我一个。”周玉尧道:“我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家里那边发生了战乱,一家人都没了,我跟着流民乞讨了好几个月,后来朝廷征兵,我就*入伍了。”

    “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这个事情。”徐清波愧疚道。

    周玉尧摆摆手,满不在乎道:“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过去太久了,我早就不伤心了,而且我现在跟在侯爷身边,她把我当自家兄弟看待,我也算是有了亲人。”

    “明侯爷对手底下的人挺好的。”徐清波对叶千栀不熟悉、不了解,他就见过叶千栀几面,知道她是一个非常好说话的人,也没有上位者的架子。

    “嗯,当初她跟着太子殿下一同入军营,身娇体弱,吃过不少苦头。”周玉尧道:“她是依靠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从底层爬上来的,她经受过苦楚,所以对身边人,都非常好,你跟着她,不会比外派到各地的进士们差。”

    周玉尧其实很想说,跟在他家侯爷身边,比去各地的州府更好,倒不是在她身边立功的机会多,升官快,主要是跟着她能学到非常多的本领。

    就以他自己为例,以前在军营,那就是混过日子,每天不是在操练,就是操练,至于读书写字的事情,他压根就没想过,顶多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

    识文断字的人,不一定能打好仗,但是会打仗的人,一定得认得字,不然书信往来多麻烦啊!

    更别说叶千栀和太子殿下两人一起琢磨出了一套操练兵将的法子,不识字还真的不行。

    刚刚学习的时候有多痛苦,随着时间的推移,周玉尧心里就只余下了庆幸。

    要不是当初在军营的时候读了书,识了字,现在他哪有机会跟在侯爷身边,为她效力。

    两人说着闲话,聊着聊着,徐清波就想到了胡一洋,他很是担心地提醒道:“我跟胡一洋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看我不顺眼,现在我跟着明侯爷做事,会不会连累她?胡一洋他姨夫可是太仆寺少卿。”

    “你就放心吧!”周玉尧宽慰他道:“实话告诉你,要不是先前的时候忙着科举的事情,腾不出时间,侯爷她早就收拾胡一洋的姨夫了,在她第二次来金榜楼回去以后,就让人去查胡一洋的姨夫了。”

    朝中官员,哪一个敢说自己的双手干净,不怕人查的?只要不是做得非常过分,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去计较那么多,可偏偏胡一洋遇到叶千栀的时候,趾高气昂,恨不得把关系户这三个字刻在脸上。

    太仆寺少卿,正四品,在其他城池或许算是一个*了,但是在王城这个权贵遍地走的地方,还真的不算什么。

    那天的事情,叶千栀不计较,太子殿下也会计较,所以胡一洋还能借用他姨夫的关系趾高气昂多久,还真是说不准。

    有了周玉尧这话,徐清波心里就明白了,胡一洋的姨夫应该很快就会被查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他从没有想过这一天来得如此快,就在他带着行李去了侯府的翌日,太仆寺少卿,胡一洋的姨夫就被锦衣卫给带走了,很快他的罪名就公布了出来。

    倒官卖官、放印子钱,草菅人命、强抢民女。

    有麒麟在一旁盯着,加上锦衣卫,胡一洋的姨夫所做过的事情一件件暴露在了阳光下。

    而胡一洋还没有来得及上任,就被人一纸调令发配去了非常苦寒的偏僻之地。

    几天时间,这件事就尘埃落定,再也没有更改的可能。

    春闱轰轰烈烈展开,完美落幕,叶千栀的日子又恢复到了以前,除了上朝和处理禁军的事务外,叶千栀还得去太子府报道,帮着太子殿下处理一些公务。

    她不是科举出身,处理朝堂的事情,不算熟练,好在有萧羡书和刘文椽几人在一旁指导,叶千栀也不笨,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她就顺利上手。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33562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45章 倒台,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