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春去夏来,秋去冬来,转眼间,一年又过去了。

    当新的一年来临时,出海一年的海船回来了,他们不仅全员都平安回来,还带回来了很多天圣没有的物件,甚至还有一封邀请天圣皇室去参加登基大典的帖子。

    萧羡书是最快得到这个消息的,他刚刚知道这个消息就通知了叶千栀。

    叶千栀和他一同进宫,王上对于两人的到来丝毫不意外,他把登记在册的物品册子拿给了他们看,还把那张邀请他们去参加登基大典的帖子也递给了他们。

    萧羡书先看了帖子,看完以后,他不解地问道:“我们跟大盛相隔万里,坐船都要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国家的皇帝登基,怎么会邀请我们?”

    等他们去,登基大典岂不是都结束了?

    王上道:“或许是跟我们一样吧,想要引进我们国家的农作物?”

    叶千栀听到大盛这两个字,手顿了顿,她很快就恢复如常了,她的反常,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在场的人都没有捕捉到。

    “那派谁去?”萧羡书道。

    “朕想派你和明侯爷一同去。”王上道:“你们两个人一起去,朕比较放心,不然你们其中一个人去,朕都不太放心。”

    说白了,他不是对叶千栀不放心,而是对萧羡书不放心,萧羡书年轻,经历过的事情是不少,但是他在王上眼里,就是个小孩儿,他对萧羡书不放心,那是情有可原。

    “王上,微臣就不去了。”叶千栀想着措词拒绝:“禁军和莫龙军每天的事情都不少,微臣这一离开就是好几个月的时间,不太妥当,让太子殿下去就行了,他还年轻,多走走,长长见识,是好事。”

    “朕是这么想的,朕现在身子还算是健朗,朝中的事情,朕还能处理,趁着朕还干得动,你们多出去走走不是坏事,等将来朕老了,走不动道了,到时候你们就是想出去,那也没辙。”王上劝道:“让臭小子一个人去,朕不放心,有你在一旁盯着,臭小子就会老实一些。”

    王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就不太好拒绝了。

    “大盛的皇帝登基,这是大事,我们不知道,他们没给帖子邀请,那我们去不去都无所谓,可现在人家给了帖子,那咱们就得派出重量级的人物,不然对方觉得咱们轻视他们,引起两国矛盾,那就不好了。”

    叶千栀从王上寥寥数语中,就明白了他的心思,王上明显是想要跟大盛交好。

    两国相距甚远,没有领土威胁,如果相处好了,说不定还能成为一段美谈。

    “微臣明白了,微臣遵旨。”叶千栀答应了下来。

    萧羡书对于出使大盛这件事,倒是接受良好,只不过他就是担心燕舒和刚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他回去跟燕舒说了这件事以后,燕舒倒是极其支持他。

    “娘娘,您怎么就放心殿下跟明侯爷一同出使别国?您就不怕这一路上他们两人发生了什么不可控的事情?”燕舒身边的一个小丫鬟,见萧羡书离开以后,她忿忿道:“自从您生下皇孙后,殿下就再也没有来您屋里过夜了。”

    “青牙,掌嘴!”燕舒冷声道:“挑拨殿下和明侯爷之间的关系,用心险恶,掌嘴以后,把人带下去发卖了吧!”

    青牙立刻上前,伸手就打了刚刚开口的小丫鬟两个耳光,小丫鬟被打了,大声囔囔道:“奴婢不服,奴婢只是实话实说,您为何要打奴婢?”

    “实话实说?”燕舒冷笑道:“你是谁派来挑拨殿下和明侯爷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本妃想要说的是,不管你的主子打什么主意,他都注定会失败!”

    燕舒挥了挥手,让人把小丫鬟给拖下去了。

    等屋里只剩下她跟青牙的时候,青牙好奇道:“娘娘,您真不担心?”

    燕舒颔首道:“我怀孕那段时间,也疑神疑鬼,后来爹跟我说,如果明侯爷跟殿下有私情,那太子妃这个位置就轮不到我,而且他们之间真的有私情的话,依照殿下对明侯爷的看重,他也绝对不会委屈了她。”

    殿下跟明侯爷认识了八年之久,在殿下最困难的时候,是明侯爷陪在了他身边,要他们之间真的有私情,在殿下以太子的身份回来时,他们就在一起了。

    那时候他们没有在一起,那就代表着,以后他们也不会在一起。

    “再说了,明侯爷这等奇女子,不说殿下喜欢她,我也喜欢她。”燕舒跟叶千栀来往的机会并不多,不过每次叶千栀请萧羡书吃饭的时候,都会喊她一起来,说是人多热闹,可其实她明白,叶千栀就是想让他们夫妻两人能多点相处的时间,让他们对彼此能多点了解。

    她的好意,燕舒领了,对她自然就不会有那些误解了。

    要去参加大盛皇帝的登基大典,这可是大事,天圣必须备一份厚礼,跟着一起去的人,除了叶千栀和萧羡书外,还得从六部中挑选一些人,以示对此事的看重。

    筹备礼物和挑选人,就花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天圣自古以来就多金矿银矿铁矿和玉石矿,所以礼部的人挑选了一块刚刚从玉石矿里挖出来的玉石作为贺礼。

    玉石没有经过雕琢,玉石浑身翠绿,泛着亮光。

    个头跟八尺男儿一样高,宽度倒是得两个人手拉着手才围得过来。

    最妙的是,这块刚刚开采出来的玉石,未经雕琢的模样就有点类似乎仙桃。

    仙桃可是个好东西,代表着好预兆,送上这样一份厚礼,显然他们天圣这边给足了诚意。

    选礼物的事情,叶千栀知道,但是她没过问,自从知道自己要重新踏上大盛的土地,叶千栀一颗心七上八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既期望能跟宋宴淮见面,又不太敢跟他见面。

    作为曾经有名无实的夫妻,两人见面了,该说什么?

    上次从大盛回来的人,对于大盛的情况也是一窍不通,只知道人家对于他们的到来表示欢迎,至于大盛那边是什么情况,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是一问三不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33288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46章 一问三不知,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