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两人在窃窃私语,而宴会上,见过叶千栀的人不在少数,大家见到她的时候,全都惊讶得不行,等他们知道叶千栀是天圣使团中的一员时,大家神情各异。

    “欺人太甚!”萧羡书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咬牙切齿道:“负心汉,看我不打死他!”

    “你收敛点,在别人的地盘上生事,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叶千栀提醒道:“都是过去的陈年旧事了,现在他身边早有如花美眷相陪,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了,要不是有这一出,我们也不会认识,这样想想,你心情是不是好了不少?”

    顺着叶千栀的话想了想,萧羡书心情是好了不少,不过他心情变好了,不代表这件事就过去了。

    他一定要找机会,教训宋宴淮一顿,他家明侯爷不计较那是她大度,不跟这些人一般见识,但是他不一样,他就是小气、睚眦必报的性子,不知道这件事还好,知道以后,他不做点什么,他心里不舒服。

    叶千栀安抚了萧羡书几句,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她坐下后,就发现她桌上的菜肴跟别人桌上的不一样。

    每一道菜,都是她以前喜欢的。

    看到桌上的饭菜,叶千栀没有动筷,连酒水她都没有沾。

    就在她静静坐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三嫂。”

    扭头,就看到了妇人打扮的宋云绮。

    八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叶千栀还跟以前一样,明艳动人,宛如双十少女,唯一变的,应该就是她通身的气质了。

    而宋云绮就跟以前有点不一样,她妇人打扮,肚子微微凸出,脸上还长了点点的雀斑。

    “还请慎言,我跟你三哥那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使君有妇,罗敷有夫,你这么称呼,不对。”叶千栀淡笑道:“你怀着身孕,不宜到人多的地方,还请小心。”

    宋云绮见叶千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叶千栀不欲跟宋云绮多聊,她扭头看向了自己面前的酒杯,静坐着,倒是不远处的萧羡书见她孤零零一个人坐着,拖着*来到了她面前,跟她挤在一起。

    “你怎么过来了?”叶千栀见他过来,忙道:“你赶紧回去,别让人说我们天圣的人不知礼数。”

    “你不高兴?”萧羡书定定地看着她,笃定道。

    叶千栀无奈道:“如果是你一晚上见到了很多不喜欢的人,你能高兴起来吗?我现在就期盼着,登基大典赶紧举行,登基大典过后,我们就回去。”

    “这倒是,你要是待着不开心,那就提前回去,我派人送你。”萧羡书贴心道。

    “那你呢?”叶千栀反问道:“是跟我一起回去,还是留在这里?”

    “.......”萧羡书扯了扯嘴角道:“跟你一起回去。”

    “登基大典怎么办?”叶千栀提醒道:“我们是一起出来的,自然该一同回去,别胡闹。”

    “我就是见不得你受委屈。”

    这个理由倒是让叶千栀意外,她轻笑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受气包,人家给我气受,我还能眼巴巴被人欺负?我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放心吧!”

    得了叶千栀这句话,萧羡书才暂时打消了让她先回去的想法,不过当他对上宋宴淮那双黑沉沉的眼眸时,萧羡书心里的戒备不减半分,反而还加重了。

    在叶千栀三催四请后,萧羡书才念念不舍回了自己的位置。

    刚刚打发了萧羡书,紧接着又有人来到了叶千栀的桌案前,叶千栀抬头一看,又是一个熟人。

    “叶姑娘。”楚渊冲着叶千栀拱了拱手,笑着道:“或者该称呼你为明侯爷。”

    “楚大少爷。”叶千栀指了指旁边的*,示意他坐。

    楚渊也没客气,坐了下来,他仔细看了看叶千栀,感叹道:“几年过去,叶姑娘依旧风华正茂,倒是我老了不少。”

    “楚大少爷一如往昔,没有变化。”叶千栀道:“不然我哪能一眼就认出你?”

    “这几年海运赚了不少银钱,属于叶姑娘的那一份也单独储存了起来,你明天可有空?我让人把账册和银票送过去?”楚渊道:“给姑娘保存了几年,我是战战兢兢,就怕姑娘不回来。”

    叶千栀是他楚家的救命恩人,没有叶千栀,他的妻儿早就不在人世了,再加上叶千栀是坐着他安排的船只出了事,楚渊一直都非常内疚,他夫人更是日日茹素,向上天祈求,希望叶千栀平安无事。

    日子一年年过去,这都八年之久了,很多人都劝他,说叶千栀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可他就是不信邪,依旧按照当年的约定,把每年所赚取的利润分给叶千栀。

    就期盼着,有朝一日,他能亲手把这些东西交给叶千栀。

    “有机会总是会回来看看的。”叶千栀低声道:“我明天有时间,你来驿馆找我就行了。”

    楚渊又跟叶千栀聊了一些家常,问起叶千栀在天圣那边的事情,问她这些年辛苦不辛苦,叶千栀道:“辛苦倒是有点辛苦,但好在有家里人支持,辛苦也值得。”

    楚渊见她提起家里人的时候,眸光温柔,脸上的笑意都深了几分,他就不敢往下问了,万一叶千栀跟他说她在天圣有夫有子了,那他等会儿该怎么跟宋宴淮说这件事?

    怕是他还没有把话说完,自己就先被丢出去了。

    久别重逢的旧人,完全不知道该聊什么,楚渊跟叶千栀关系是好,那也是八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他对叶千栀来说,就是一个面熟的故人而已。

    两人尬聊了几句,楚渊就告辞了。

    楚渊一走,就有宫女上来把她桌上冷掉的饭菜给端走,重新上了热乎乎的饭菜。

    依旧还是她喜欢的口味,不过叶千栀还是没有动筷,她一只手支着下巴,懒洋洋地看着宴会厅中的*跳舞。

    大盛这边的人显然都听说了叶千栀的事情,知道她是宋宴淮的前妻,也知道她是天圣的明侯爷,大家明里暗里打量着她,窃窃私语。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23205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51章 使君有妇,罗敷有夫,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