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跟楚渊的约定,叶千栀是记得牢牢地,她早早就等着他上门了,不过她没有想到跟着楚渊一起来的人还有秦玉蝶。

    秦玉蝶是叶千栀手下的得力干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兢兢业业地帮着叶千栀处理所有的产业,这些产业没有因为主人不在就凋零,甚至还往外扩了不少,总之,叶千栀名下的产业,已经不是当初的规模了,而是当初规模的好几倍。

    “姑娘。”秦玉蝶一见到叶千栀,又哭又笑,她走上前,盯着叶千栀看,半晌后,才笑着道:“姑娘还是跟当年一样漂亮。”

    “这几年操心的事情不少,已经开始显老了。”见到故人,叶千栀也很是欢喜,秦玉蝶不找上门来,她也会去见见她,现在人来了,她就省了去找人的功夫:“多年未见,你还是待嫁之身?”

    “从姑娘把我买下来开始,我就没想过嫁人。”秦玉蝶说道:“我这条命是姑娘救下来的,没有姑娘,世上早就没有秦玉蝶这个人了。”

    听到她这么说,叶千栀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你这样做,值得吗?”

    还记得刚刚买下秦玉蝶不久,在清寒州的时候,她就发现宋云飞对秦玉蝶有些特别,时不时会去请教她各种经商的问题,那时候她以为秦玉蝶会跟宋云飞走到一起,谁知道后面却没有了下文,他们两人之间也再无交集。

    “我觉得很值。”秦玉蝶道:“姑娘,您是要住在驿馆还是回您家里居住?这些年,姑娘名下的铺子赚了不少银钱,除掉了一部分扩张铺子的资金外,剩下的银钱不是兑换成了现银就是购置了位置不错的院子和铺面。”

    说着,秦玉蝶又添加了一句:“每个城池都有院子。”

    闻言,叶千栀还没怎么样,倒是把一旁坐着的萧羡书惊到了,他扭过头,不敢置信地看了叶千栀一眼,小声道:“小枝,你以前究竟是做什么的啊?这么有钱?”

    就是皇家,也做不到每一个城池都有住宅吧?

    “我以前是做小买卖的,就类似于我家开的酒楼,不过我在这里的产业比较杂。”叶千栀介绍道:“镖局、日用品、胭脂水粉、吃食都有涉及。”

    “这么厉害,那你在天圣的时候,怎么不搞这些啊?”萧羡书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没想到叶千栀涉略的生意这么多。

    “我刚去的时候,不是也在街边做买卖吗?要不是后面靠着你吃上了皇粮,我现在应该也还在做买卖。”叶千栀歪着头道:“不过不可能跟这里做得这么大,顶多就是开一家酒楼,够自己和我家人吃喝就行了。”

    “要是那时,我没有对你死缠烂打,是不是我们就不会认识?”萧羡书顺着这个方向想了想,对于这个结果他不能接受,他霸气道:“我不管,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遇到的。”

    这么想能让他心里舒服一点,叶千栀也不会戳破,反而还跟着点头道:“是,你说的都对。”

    “叶姑娘,你在那边有家人了?”楚渊倒是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他见叶千栀点头承认,心里不由得为宋宴淮点了根蜡。

    宋丞相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孤身一人,显然还惦记着叶千栀,要是他知道叶千栀在那边已经重新组建了家庭,他能否接受这个结果?

    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疯。

    既然在京城里有住宅,叶千栀和萧羡书便决定离开驿馆搬到了秦玉蝶置办的宅院。

    住大盛朝廷的房子和住自己的房子,那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都不用叶千栀操心搬家的事情,萧羡书就把这些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了。

    至于楚渊带来的账册和银两,叶千栀也只说自己会抽空看。

    叶千栀回来了,秦玉蝶高兴得不行,等楚渊一走,她立刻就把这些年叶千栀名下所有的资产都摆了出来,住宅、铺面、田地,应有尽有,更让叶千栀意外的是,她这么多的产业里,居然还涉及到了盐运。

    盐是大家都缺不了的东西,一般来说,能有资格卖盐的都是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毕竟盐可是暴利行业,没有一点人脉和势力,哪里能护得住?

    见叶千栀盯着盐运看,秦玉蝶解释道:“是五年前宋丞相托人送了消息过来,那时候刚好回了一笔资金,就投了进去。”

    那时候人人都说叶千栀不在了,可秦玉蝶和她手下的那些人都觉得她还活着,反正不管在不在,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守好叶千栀名下的产业,还有就是努力赚钱,等他们主子回来的时候,能给主子一份满意的答卷。

    当然了,这么长时间过去,有不少人眼红叶千栀名下的产业,蠢蠢欲动地想要抢走,可惜有宋宴淮在一旁护着,倒是谁也没成功。

    秦玉蝶不会瞒着叶千栀这些事情,就算她不说,叶千栀也能猜到,她名下的产业这些年来不仅完好无损还能蒸蒸日上,必然是有人盯着护着。

    宋宴淮会护着,叶千栀也不意外,只不过当年她被伤得太深了一些,听到宋宴淮的这些帮助,叶千栀完全不为所动。

    别说感动了,连神情都没有变化一下。

    倒是一旁闲得无聊、无所事事的萧羡书,见她们两人聊得开心,自己又插不上话,只能翻开账本看,他看账本的速度是被叶千栀锻炼出来了的,而秦玉蝶记的账也简单明了,一点都不复杂,他很快就翻完了一本。

    “这些产业都听赚钱的,早知道你在这边这么有钱,我就不要带那么多金子了,累得慌。”

    闻言,叶千栀笑了起来:“喜欢?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麻烦太子殿下帮忙去各个铺面走一走,查查账?当然了,不会让你白忙活,这期间的花销,我全部报销。”

    “那咱们就说好了!”萧羡书闲来无事,答应了下来。

    屋里三人其乐融融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驿馆小吏的声音:“明侯爷,门外有位自称是您妹妹的人求见,她说她叫于月。”

    小吏话音刚落,秦玉蝶就发出了一声轻嗤。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17011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53章 一夜暴富,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