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怎么了?”叶千栀看了秦玉蝶一眼,没有错过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厌恶。

    她没记错的话,她当年还在大盛的时候,秦玉蝶和于月相处得还挺好的,可现在秦玉蝶听到于月的名字,就露出这样的神情,显然,两人已经交恶。

    秦玉蝶本来是不想跟叶千栀说这些事情,不过想到于月敢跑到叶千栀面前,显然她就没安好心,所以她还是把于月做的那些事情托盘而出。

    “在姑娘失踪还没三个月,她就跑到宋丞相面前自荐枕席,说是愿意嫁给他当续弦,宋丞相拒绝了,可她不死心,这些年来,她一直往上凑,还处处都学着姑娘的穿衣打扮,被拒绝了也不打紧,还说她总有一天会嫁给宋丞相。”

    秦玉蝶说起于月这个人,她心里就犯恶心!

    不提叶千栀对他们兄妹多好,还亲自教他们医术,谁知道最后叶千栀刚刚失踪不久,于月就上赶着自荐枕席了呢?

    宋宴淮看在叶千栀的份上,没有跟于月计较这件事,于月却以为人家对她有好感,更是不肯撒手,这些年来,于月追着宋宴淮跑的传闻没少过。

    只不过宋家对于到贴上来的于月,一概是拒绝的态度,她连宋宴淮的面都见不到,可她依旧死死等着,不肯嫁人,这都二十多岁了,她还死死守着,倒是感动了不*人,很多妇人说宋宴淮郎心似铁,就这么吊着人家,不给人家一个名分。

    秦玉蝶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挺照顾于月,可当她听说了这件事,让人去查证了以后,秦玉蝶就跟吃了苍蝇一样犯恶心,恨不得时间倒流,回到过去。

    “世上还有如此厚颜*的女人?”叶千栀还没怎么样,萧羡书就先按捺不住了,他是嫌弃宋宴淮,也讨厌宋宴淮,但是他就见不得他家明侯爷的东西被别人惦记,被别人触碰。

    哪怕是她不要的东西,那也不能!

    “姑娘,您还是别见她了,免得她说些让您心里不痛快的话语。”秦玉蝶小心翼翼地建议。

    叶千栀面色如常道:“她想要嫁给谁那是她的事情,跟我无关,她不上门,我可以不见她,但是她找上门了,那就见见吧,你不想见她,去屋里避一避。”

    秦玉蝶担忧地看着她,叶千栀好笑道:“怕我被她欺负?我的性子你了解,这么多年来,我什么都吃,唯独不吃亏,她欺负不到我,你放心吧!”

    叶千栀都这么说了,秦玉蝶自然就乖乖避开了,倒是萧羡书依旧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没有离开。

    “你要留在这里?”叶千栀撇了他一眼。

    萧羡书煞有其事道:“我得留在这里给你撑腰,免得有不长眼的人,冲撞了你。”

    他要留下来看戏,那就留着吧!

    叶千栀让人把于月带进来。

    八年不见,当年还算是有些娇俏的小姑娘已经变成了大姑娘,脸上的青涩早就消失不见,眼里的光亮也熄灭了。

    如果不是她自报家门,说她是于月,在路上遇到,叶千栀怕是都不敢认了。

    于月看着坐在上首,面容依旧,气质不凡的女子,眼里掠过了一抹不甘、羡慕、嫉妒的神情,她压下心里的妒意,走上前,矫揉做作地喊了她一声:“姐姐。”

    “姐姐,你当初怎么不说一句就离开?让我们都担心得不行,特别是姐姐出事的事情传来,哥哥他更是早晚烧香祈福,就盼着姐姐能平安回来。”

    “我们那时候天天去宋宅,希望宋大人的人能找到姐姐,可一直都没有消息,好在姐姐现在平安回来了,宋大人总算可以不用自责懊悔,能过正常日子了。”

    于月结结巴巴地说着,她看着叶千栀那张脸,整个人紧张得不行,说了些什么,她自己都没注意。

    叶千栀静静地看着她表演,等她把这么长一段话说完了以后,叶千栀这才淡淡道:“你来见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废话?”

    “不是的。”于月急忙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我和宋大人.....”说到后面,她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起来。

    叶千栀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漫不经心道:“你和他要喜结连理了?那就恭喜你们,只不过你和我非亲非故,以后姐姐这个称呼,就免了吧,我是天圣侯爷,大盛贵客,下次见面,记得称呼我为明侯爷。”

    “姐姐?”于月震惊抬头,她双眸含泪,似乎下一刻眼泪就会夺眶而出:“你是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这话从何说起?”

    “当年,你说过,你永远是我的姐姐的,现在......”于月抬手擦了擦眼睛,似乎是在拭泪:“你是介意我和宋大人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介意呢?他和我早就和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娶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叶千栀似笑非笑道:“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喊我姐姐,我听不得这个称呼。”

    “假哭都装得不像,还好意思来我们面前表演?”萧羡书嫌弃地捂住了眼睛,一副辣眼睛不愿多看的态度:“你还是先回去练练演技,再出来骗人吧!”

    “就你眼里的贪欲,都快要溢出来了,还跑来我们面前装小白花?”

    萧羡书从小就生活在后宫里,对于后宫嫔妃那一套手段,熟悉得很,一眼就看出她是装模作样了。

    于月慌乱地抬头,看了萧羡书一眼,就被他眼里的杀气吓得垂下了头,不敢再吱声了。

    “你要是来宣示主权的,那我知道了,好马不吃回头草,我现在是天圣侯爷,要什么男人没有?”叶千栀不欲跟她多说,她三言两语就把人给打发了:“天圣和大盛没有和亲的意思,就算有这方面的打算,也轮不到我,你放心,我不会来破坏你和宋宴淮的关系,等你和他成婚的时候,我要还在大盛,一定给你们备上一份厚礼。”

    叶千栀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于月动了动嘴角,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她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06800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54章 于月的来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