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经商的事儿,叶千栀不陌生,处理起来非常快,秦玉蝶记账的法子是叶千栀教的,叶千栀查账的时候,速度加快了不少。

    闲来无事的萧羡书便在一旁看叶千栀查账,见她查账跟翻书一样快,不由得乐了:“小枝,你这速度能看清楚吗?难不成你翻了一遍,就知道这账错没错?”

    “能啊!”叶千栀随手丢了一本自己刚刚翻过的账册给萧羡书,挑眉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验证啊,看看你算出来的结果跟我算出来的结果是否相同。”

    萧羡书还真不相信叶千栀查账能这么快,他准备好了笔墨纸砚,认认真真开始算,一本账,他足足算了两个时辰才算清楚,可当他看到账册末尾叶千栀写下的数字时,就发现她的结果跟他的结果是一样的。

    这......

    面对这个结果,萧羡书愣住了,随后他立刻就丢开了手里的账册,跑到了叶千栀身边,央求她教他这种快速计算的办法。

    叶千栀没有藏着掖着,立刻就把法子交给了他,等他学会以后,就把手里边的账册推了一大半给他,让他帮着处理。

    “你知道的,我不擅长处理这些啊!”萧羡书苦着脸道,当初莫龙军的军需都是叶千栀一手打理的,他是看都不看一眼,更别说帮着处理了。

    “你帮着把这些账册处理了,就当是刚刚教你计算法子的学费。”叶千栀知道萧羡书不喜欢处理这些事情,但是谁让他一整天都在她面前晃来晃去,似乎是在炫耀自己能有时间玩耍呢!

    叶千栀见不得她自己在忙活,萧羡书倒是在一旁享受,所以立刻就把自己的事情推给了他。

    “........”萧羡书嘴角抽了抽,说不出话来,她教他以前也没有说学会了以后要帮着她处理账本啊,要是早知道学会了以后要帮忙干活,他就不学了。

    抱怨归抱怨,可叶千栀都把账册推了过来,他还能怎么办?不管愿不愿意,都得干!

    好在叶千栀下面一句话,让他有了干活的动力。

    “等把账册处理完了,我带你去林城走走,除了京城,我就对林城比较熟悉了。”

    叶千栀话音刚落,萧羡书一扫萎靡,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他语气想当期待:“那我们抓紧时间干活。”

    就在叶千栀和萧羡书忙着处理账册的时候,他们两人在驿馆说的话也被传到了宋宴淮耳中。

    来汇报的人说了很多的话,可被宋宴淮记住的却只有一句,那就是叶千栀和萧羡书成亲了。

    宋宴淮想到宴会上萧羡书和叶千栀亲密无间的行为,脸色阴沉了下来,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大,毛笔应声而断。

    “大人?”来汇报事情的是驿馆的主事之人,本来他是没有汇报这个任务的,谁让宋宴淮的前妻出现了,宋宴淮就让他帮着盯着。

    盯着盯着,就盯出了这样一个消息。

    来汇报此事的人,压根就不想来汇报,他就怕被宋宴淮给迁怒了,可驿馆里官位最大的人就是他了,他不来,谁来?

    不管愿不愿意,他都得来一趟!

    “天圣使团的人是怎么称呼明侯爷的?”宋宴淮斟酌着词语,脸色阴沉道:“是称呼她为太子妃还是明侯爷?”

    “明侯爷。”来人道:“天圣使团的人对我们极其戒备,不过从他们平日里的聊天中,微臣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什么事情?”宋宴淮语气不太好地问道。

    “他们有时候聊天的时候会提到皇孙,听说是天圣太子殿下的孩子,可皇孙的母亲却不是明侯爷。”

    这话倒是让宋宴淮本就焦躁的心情好了不少,萧羡书有孩子,而孩子的母亲并不是叶千栀,依照他对叶千栀的了解,她是个有道德洁癖的人,绝对不会跟身边有女人的男人在一起。

    从这件事联想到了宴会上,萧羡书和叶千栀之间的互动,看起来是挺亲近,但是萧羡书也没有做出过多逾越之举,这么看来,他们两人没什么关系?

    见宋宴淮阴转多云了,来人立刻把于月去过驿馆的事情说了,等他说完,宋宴淮的脸色又不好看了,特别是当他听到于月在叶千栀面前胡说八道,败坏他名声的时候,本来好转了一点点的脸色立刻就又跌落了回去。

    “她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又是谁让她进去的?”

    “是.....是明侯爷让她进去的。”来人颤颤巍巍道。

    宋宴淮挥手让驿馆的人退下,站在他身边的墨玉见状道:“主子,我这就去查。”

    宋宴淮点了点头,他语气淡薄道:“不管她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你把于月给处理了。”

    当年她跑来自荐枕席,他看在叶千栀的份上,没有跟她计较这件事,这些年来于月时不时就往他家里跑,一年里能碰到三五次,他没把这个人放在眼里,谁知道她还真是有本事,叶千栀一回来,她就敢往叶千栀面前凑,还说那些故意引人想歪的话语,这就让宋宴淮没法容忍了。

    “您不怕夫人......”墨玉脱口道。

    “墨玉,你跟在我身边十几年了,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也清楚。”宋宴淮脸色不太好道:“先前的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执意要推开她,那时候她不想离开,我逼着她离开,后来她顺着我的心意离开了,我又后悔了。”

    特别是当他收到了叶千栀送来的和离书跟祝贺他新婚的礼物时,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也是那时候他才发现,叶千栀是带着对他的误解离开了。

    他想要挽救,老天爷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让叶千栀突然间就消失在了他的生命里。

    这些年来,他一步一步往上爬,渐渐掌握了大盛朝廷,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摄政王,可他却不开心,他一直想着的就是去找叶千栀,前年礼待天圣使团,也是有心想要跟对方交好,期望有朝一日能出海寻人。

    他不相信叶千栀会这么离开,从来都不相信!

    老天爷对他残忍,可又厚待他,这不,他心心念念的人回来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95665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56章 处理了她,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