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不想她再误会我,任何会产生误会的源头都要一刀切。”宋宴淮认真道:“不过是处理一个想要爬床的人,无伤大雅!”

    墨玉拱了拱手,立刻就去办了。

    片刻后,于月的人际关系图就送到了宋宴淮的桌案上,他扫了一眼,就让人去处理了,不管是其中的某一位给于月传递了消息,他不想深究,全都一并处理了就是。

    那些跟于月交好的人家没有想到会遭遇这场无妄之灾。

    这些年来于月打着宋宴淮的旗号在外面耀武扬威,虽说宋宴淮从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跟他也没什么交集,可架不住于月那张嘴会编啊,在她口中,她跟宋宴淮两人早就心意相通,恨不得当场就拜天地,只不过碍于叶千栀留下的势力庞大,所以才耽搁了。

    她敢说,就有人敢信,如果不是这次宋宴淮出手,怕是还不会露馅。

    当墨玉调查出于月背着宋家和宋宴淮在外面说了什么的时候,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人不是上赶着找死么?敢对外说这些话,就不怕有朝一日被捅出来?

    其实不是于月上赶着找死,而是宋家没有主事的妇人,宋婆子年纪大了,从叶千栀出事了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上流圈子,不是帮着宋云飞带娃就是给宋云绮带娃,除此之外就没有跟外界有什么交集。

    而宋云绮一心经营生意,也只有宫宴的时候会出席,其他时间也是不露面,这就给于月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她一开始的时候是打着叶千栀的旗号入了上流圈子,自荐枕席被拒绝了以后,她不甘心,又不敢当着宋宴淮的面说那些话语,便只能找别人吐槽。

    她对外说是叶千栀的妹妹,可叶千栀不在了,她妹妹这个名头也没有那么好用,总之那些名门世家的贵女是不会买账的,跟她往来居多的都是一些小官吏的女儿,这才让她乱舞的情况没有进一步发酵,也导致宋宴淮没能第一时间就察觉。

    现在知道了也不晚,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名单上的那些人就因为各种问题被押入了大牢,连于月也不例外,直接被投入到了大牢里。

    等把人都关进去了以后,宋宴淮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和宋婆子熟悉的声音。

    “三郎,三郎,我听说,栀栀回来了,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宋婆子满头大汗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头发凌乱了,她也顾不上,她跑到了宋宴淮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颤声道:“是不是真的?”

    手被她抓得生疼,宋宴淮却没有抽回来,他掏出帕子,给宋婆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擦干净了以后才说道:“是真的,她回来了。”

    “那她在哪里呢?”宋婆子着急道:“你怎么不带她回家?”

    “娘,我用什么理由带她回来?”宋宴淮头疼得不行:“昨晚我见到了她,她没搭理我,我鼓足勇气想要跟她说话,也一直都没有机会。”

    不是被萧羡书缠住,就是被各种琐事缠住了,最重要的是,他见到叶千栀的那一刻,他就失去了语言功能。

    “你看着挺聪明一个人,怎么关键时候就不顶用?”宋婆子没好气道:“你以前不是挺会哄人的吗?现在就用以前的办法哄啊,她要打要骂,悉听尊便,反正想要媳妇儿,就得脸皮厚,必要时候也可以不要脸。”

    只要能把媳妇哄回来,脸面算什么?

    不怪宋婆子着急,自从叶千栀离开这都八年了,宋宴淮都过了不惑之年,他还是一个人,没个一子半女的,不怪家里人着急。

    宋婆子知道宋宴淮的心落在了叶千栀身上,知道他除了叶千栀再也无法接受任何一个女人,所以她这几年来也没有试图安排人伺候他。

    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宋宴淮就是孤独终老,她也不会逼着他去成亲生子,可现在叶千栀回来了,事情就跟以前不一样了,她这才急忙忙赶来催促。

    “您可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身份?”宋宴淮揉着额头道:“她是天圣的明侯爷,从二品侯爷。”

    “什么?”宋婆子惊呆了,她喃喃道:“这几年她都在天圣?”

    宋宴淮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打听过了,她这个侯爷还不是花架子,是有实权的,手底下有几十万的兵马,她还掌管禁军,除此之外,她还主持过科举,娘,她是个实权侯爷,我要重新把她追回来,困难重重。”

    除了叶千栀这个变数外,还有天圣这个变数。

    “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要告诉我,你不想娶栀栀了?”宋婆子可不管叶千栀是不是侯爷,她只关心结果。

    “要娶的。”宋宴淮认真道:“在娶她以前,我得先取得她的原谅。”

    当年的事情是他错了,叶千栀做好了陪着他形婚一辈子的准备,他那方面能不能行对叶千栀来说是无关紧要,可偏偏他自己把这件事看得太重,也不想别人中伤叶千栀,编排她的坏话,所以没经过深思熟虑就做出了那些举动。

    现在想来,无疑是十分可笑的。

    “你确实是得好好给人道歉。”宋婆子赞同道:“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的,你尽管说。”

    “对了,我跟栀栀好几年没见了,你说我去找她,她会不会见我?”

    宋婆子有些忐忑道。

    叶千栀会不会见宋婆子,宋宴淮也不敢打包票,他只得道:“您暂时就别去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那就听你的。”宋婆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眉头微微蹙起,好一会儿她才道:“阿绮昨晚见到了她,可阿绮说,栀栀对她非常客气,客气到让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

    宋云绮没说太多,宋婆子也不太了解,她嘱咐道:“三郎,你是个聪明人,我能想到的你肯定早就想到了,我就一句话,想要媳妇儿,那就得豁出去,脸皮不算什么,能把人哄回来,就是咱们一家人没脸没皮,那都没所谓,你们夫妻多年,她喜欢什么,你心里有数,跟她相处的时候最好是投其所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95665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57章 投其所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