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投其所好?

    想到昨晚宴会上他按照叶千栀口味安排的菜肴,她筷子都没碰一下,他就头疼得不行。

    以前他送什么给叶千栀,她都笑眯眯收下,那是因为她心里有他,所以他送路边的野草给她,叶千栀也都会珍藏起来,可现在他们两人是前夫跟前妻的关系,他们之间还有一段八年的鸿沟,想要哄人,比想象中难上了许多。

    不说别的,就是他现在都还没有跟叶千栀说过一句话,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见宋宴淮闷不吭声,宋婆子挑眉道:“你可得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什么事该着急,什么事不着急,你心里得有点数。”

    “知道。”宋宴淮应了一声。

    他是答应了宋婆子会抓紧,可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后斟酌再三,他老老实实备了礼物,递了帖子,登门拜访。

    可惜他的帖子连叶千栀家的大门都没进,就被婉拒了,显然叶千栀是不打算见他。

    面对叶千栀的不给面子,宋宴淮垂头丧气,一时间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夏日的夜里,很是凉爽,但叶千栀却觉得有些心浮气躁,她让人端了一杯冰镇的酸梅汤上来,还没有喝,就被萧羡书给拦住了:“你最近几天都忌冷饮,酸梅汤就别喝了,你要是真想喝,要不就喝常温的?”

    “常温的不太好喝。”叶千栀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道:“我心里烦,就想喝冰镇过的。”

    “不行。”萧羡书强硬地表示:“你忘了过几天是什么日子了?你现在喝得高兴,过几天就有得你哭了。”

    知道萧羡书是为了自己好,叶千栀也没有跟他过多争执,只是羡慕地看着碗里的酸梅汤,望梅止渴。

    她可怜巴巴的样子,逗乐了萧羡书,不忍心见她这样的表情,萧羡书只能把冰镇过的酸梅汤和常温的酸梅汤倒在了一起,然后分了一半给叶千栀,让她解解馋。

    端着碗头,叶千栀喝得满足,两人坐在院子里闲聊,到深夜,萧羡书这才离去。

    叶千栀独自在院子里又坐了好一会儿,这才起身往屋里走去,刚刚走到屏风边上,叶千栀就闻到了一缕淡淡的冷香,她站在屏风边上,冷声道:“既然来了,为何还要躲躲藏藏。”

    屋里只有她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从帷帐的后面走出了一个穿着青色衣袍的男人。

    宋宴淮在她的注视下,慢慢地走到了她面前,叶千栀见到他,丝毫不意外,她面露嘲讽道:“大盛素来有礼仪之邦的美誉,我倒是不知道大盛的丞相大人还有夜探深闺的嗜好,不知道宋大人深夜来访,所谓何事?”

    “小栀,我......”宋宴淮见她恨不得离自己三米远,心里难受得不行,在叶千栀的注视下,他双膝一弯,噗通跪在了地上。

    叶千栀被他的行为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站稳后,这才讥笑道:“宋大人这是干什么?就算是碰瓷也该找个人多的地方啊,别来这里,在这里可没有人看你表演。”

    “我错了,当年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宋宴淮跪在地上,可腰板挺直,他态度非常诚恳地道歉。

    面对他的歉意,叶千栀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回答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一切都随风而逝。”

    叶千栀的回答让宋宴淮心慌得不行,什么叫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什么叫一切随风而逝?

    这是不是代表着他跟叶千栀之间再无可能了?

    “小栀......”

    宋宴淮着急地喊了她一声,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就被叶千栀给打断了:“宋大人,女子的闺名是让亲近的人称呼的,你我非亲非故,还是别称呼错了,免得让人误会。”

    “我......”宋宴淮张了张嘴,好一会儿后,才低声道:“我们之间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宋大人要是想续前缘,那只能给你道一声抱歉,若是宋大人是来谈天圣和大盛两国的国事,你就找错人了,我呢,是跟着我们家殿下来散心的,两国交涉的事情,我不参与。”

    叶千栀脸上挂着笑,可眼里却没半点笑意:“你呢,该找谁商量就去找谁商量,还有啊,下次宋大人若是有事来访,还请走正门,若是再犯,我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叶千栀自觉已经把话说得非常清楚了,她端茶送客:“宋大人没什么事就请离开吧,我要休息了,对了,你和于月什么时候成亲,还请告知一声,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一定会给你们备份厚礼。”

    丢下这句话,叶千栀打了一个响指,覃今从屋外进来,虎视眈眈地盯着跪在地上的男人。

    宋宴淮有满腹的话想要跟叶千栀说,却被叶千栀的一番话给挡了回来,有外人在场,他什么都没法说,最后叹息一声,默默离开了。

    覃今亲自送他出去,等把人送走,覃今便站在叶千栀的院子里守着,似乎是在防着什么人。

    洗漱过后,叶千栀正要休息,抬眼看到站在屋檐下的覃今,随口问道:“不早了,你怎么不回房休息?”

    “我得在这里守着,免得有人又翻墙进来。”

    “他今晚不会来了,你回房休息吧。”叶千栀笑着道:“就算他来了,也不打紧,他没有办法伤害到我,你早点休息,明天我和殿下要去街上走走,你没休息好,明天怎么保护我们?”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覃今就没有执意要留下,临走前,他想起了一件事,好奇道:“将军,您不会武功,是如何知道屋里有人的?”

    闻言,叶千栀愣了一下,随口敷衍道:“猜的。”

    等覃今离开后,她坐到了窗户边上,看着夜空中的银月,苦笑一声。

    她又不是诸葛亮,能掐会算,什么都能算到,她没这个本事,她会知道屋里有人,纯粹是来人就没有隐藏自己,他身上用的熏香,是她熟悉的熏香,是这些年来她在梦里也时常能梦到的熏香,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第一时间就闻出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95665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58章 一切随风而逝,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