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哪有忽悠他?我这是经验之谈。”宋婆子振振有词道:“换位思考你是栀栀,被人误会、中伤、和离,多年之后再遇前缘,你会怎么做?”

    宋云绮顺着她娘的话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道:“假设这个人还在我心里,那肯定是会有一点埋怨和委屈,不想理会他,若是心里没了这个人,那他在我眼前还是不在,都没什么区别。”

    只因心里有这个人,所以才做不到坦然相对,可心里没有这个人了,不管他在不在,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清楚了这一点,宋云绮再去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她就明白自家老娘为什么会这么给自家三哥出主意了。

    “娘,三嫂心里憋着气,三哥这时候送上门去,少不得要被收拾一顿,您不心疼?”

    “心疼什么?”宋婆子意有所指道:“想要抱得美人归,总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没有付出哪里会有收获?”

    “你看看他这些年来,郁郁寡欢,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我看着都心疼,若是这次能把栀栀挽回,他心情好了,我也就放心了。”

    母女两人说着话,宋婆子看了一眼宋云绮凸起的肚子,柔声道:“你还怀着身孕,熬夜不得,先回房休息。”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宋云绮打了一个哈欠,慢吞吞地回到她未出嫁前的院子。

    她出嫁已经五年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夫家住着,极少回娘家小住,不过上次宴会见到了叶千栀,她生怕宋云婷又会回来*,所以特意赶回来小住几天。

    夜渐渐深了,叶千栀累了一天早早就上榻休息了,睡到半夜,突然听到了院子里嘭的一声,似乎是有东西掉落,很快就响起了覃今冷酷无情的声音:“是谁?”

    叶千栀被吵醒,她披了一件外衣,打开了房门,往外看了一眼:“覃今,怎么了?”

    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了月色下抱着一只大箱子的男人,男人浑身散发着酒气,眼睛通红,似乎是喝醉了,又像是哭过了一场,覃今一把揪着他的衣领,他整个人无助极了,见到叶千栀出现,他立刻挣扎着要往她这边跑。

    “老实点!”覃今打了他一下,力道不大,顶多就是让人痛一下。

    “将军。”覃今扭过头,跟叶千栀简单地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叶千栀没想到宋宴淮会深夜翻墙进来,而且还非常顺利地摸到了她的院子,她有些讶异,不过很快她就恢复如常了,她轻声道:“把他放下吧!”

    “将军,我担心他会对您不利。”覃今有些不想放手,他跟宋宴淮的接触不多,但是他知道他手里拎着的男人是他家将军以前的夫君,后来和离了。

    他家将军这么优秀,天底下都找不出比他家将军更优秀的女子了,可他手里的这位却有眼无珠,伤害了她,也难怪他会这么生气,恨不得暴揍他一顿。

    “你不是在这里吗?有你在,我的安全不会有问题。”叶千栀道:“退一步来说,就算你不在这里,他也伤害不到我,你忘了?我可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他一介文臣,哪里会是我的对手?”

    叶千栀是不会武功,但是在军营待了这么久,一点拳脚功夫还是学到了的,应付身强力壮的男人都不会有问题,更别说宋宴淮这个不会武功的男人了。

    覃今把宋宴淮丢到地上,宋宴淮顾不上膝盖被撞痛了,他拖着大箱子跑到了叶千栀面前,殷勤地把箱子打开。

    箱子里装满了价值不菲的夜明珠和鸽子蛋大的珍珠,叶千栀扫了一眼,就看到宋宴淮眼巴巴地望着她,可怜极了。

    “送你。”见她看过来,宋宴淮连忙把箱子往她那边推了推。

    “无功不受禄,宋大人还是把东西带回去吧!”叶千栀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冷淡地说道:“你喝醉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要送我回去,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宋宴淮似乎喝醉了,可是又似乎没有多醉,他知道叶千栀要把他送走,一下子就急了,一把抱住了叶千栀的双脚,紧紧地不放。

    覃今一看,不用叶千栀开口,直接就把人给拎了起来,丢到了一边,宋宴淮犹不死心,似乎还想要往叶千栀身上扑,不过这次叶千栀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让覃今把人送回宋家,一同送回去的还有那一大箱子的珍宝。

    翌日,宋宴淮醒来时,就发现自己浑身酸疼,像是被马车的车轱辘轴碾压了一遍似的,浑身都不对劲。

    他喝醉以后并不会断片,醉酒期间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在他眼前飘过,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叶千栀跟他说话了,虽然只说了一句话,但是他已经很满足了,毕竟从叶千栀回来到现在,她都没有理会他,更别说说话了,昨儿晚上是她第一次开口跟他说话,语气是冷淡了一些,但是好歹她理他了呀!

    宋宴淮整个人如同被打了鸡血一样,激动得不行,强忍着浑身的不适,立刻让人送了热水过来,梳洗过后,宋宴淮换上了一身天蓝色的衣袍,打算去找叶千栀。

    欢欢喜喜出门,只是到了叶千栀家才知道叶千栀和萧羡书几人一大早就离开了,说是小皇帝登基的日子是半个月后,他们打算去别的城池走走,在小皇帝登基大典前面会回来。

    这个消息如同一盆凉水直接泼在了叶千栀头顶,泼了他一个透心凉。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反正一回家他立刻就让人去查叶千栀几人的行踪,打算查到了踪迹以后,立刻追过去。

    被他惦记着的人,此时正在离京城不到三十里地的一处路边摊子吃东西。

    萧羡书一大早就被人从被窝里给挖了出来,没有睡够的他,精神不振,整个人萎靡得不行,叶千栀看了他一眼,亲自给他泡了一杯浓茶。

    萧羡书打着哈欠道:“我们去林城不着急啊,为什么要这么早起来?”今早的阵仗简直就像是要去亡命天涯一般,没有给他一点反应的时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80131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64章 夜半爬墙,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