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被人惦记上了的叶千栀,此时毫无所觉,她正拿着拍卖会的单子,认认真真地看着。

    由于刚才萧羡书财大气粗的表现,拍卖会的人知道他们是不缺钱的主,所以来伺候他们的伙计个个都对他们殷勤得不行。

    茶水是最好的,糕点也都价格不菲。

    价格摆在了这里,这些东西不便宜,味道自然也都是最好的,萧羡书一块点心一杯清茶,吃得是不亦说乎,很快就把门口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能够让叶千栀推荐的拍卖会,自然是值得期待的,这场拍卖会,除了珍宝外还有吃穿住行的东西,萧羡书看了半场,开了眼界,他手里提着一串青色的葡萄,整个人都麻了:“这里的拍卖会真的跟我以前去过的不一样,居然还有人卖大米。”

    “那不是普通的大米。”叶千栀解释道:“那是黑土地种出的大米,一年只有不到五百斤的粮食。”

    物以稀为贵,因为产量少,所以每年黑土地种出来的大米,一部分由当地官府进献去了皇宫,另外一部分则通过别的渠道被送到了拍卖会。

    “这大米都快论颗卖了,有这么好吃吗?还是吃了这种大米可以长生不老?”萧羡书见楼下和别处的包厢有不少人举牌,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喃喃自语道:“早知道他们的银钱那么好赚,我就该让父王派人专门去钻研稻谷,说不定我现在也可以卖米发财了。”

    “现在发现也不迟啊!”叶千栀含笑道:“你接着看就是了,要是有喜欢的东西,咱们也可以拍下来。”

    接下来拍卖会上出现的东西是珊瑚和珍珠,萧羡书看到红珊瑚出现,终于举起了手里的牌子,跟别人竞价,最后把珊瑚收入囊中。

    “你喜欢珊瑚?”叶千栀见他把珊瑚拍下,思索了一番,才说道:“我记得王上的私库里有一株非常华丽的珊瑚,这株珊瑚比不上王上私库的那一株。”

    “我知道。”萧羡书说道:“这株珊瑚我拍下来是送给你的,让你拿去做首饰。”

    “我不缺首饰。”叶千栀婉拒:“而且用珊瑚做首饰也太奢侈了一些。”

    “我觉得你佩戴红色的首饰特别好看。”萧羡书想起上次叶千栀戴了一支镶嵌红宝石的簪子,他都被闪了眼,她的容貌和气质跟红色的首饰相辅相成,互相成就。

    只可惜叶千栀极少穿艳色的衣裙,也极少佩戴艳色的首饰。

    以前他是不干涉,但是这次来了大盛,他知道了叶千栀和宋宴淮的恩怨情仇,他心疼死了叶千栀,觉得自己来迟了,要是他跟叶千栀早认识几年,她就不会受这么多的委屈,所以他想要让叶千栀风风光光出现在那些熟人面前。

    半个月后的小皇帝登基大典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叶千栀跟萧羡书认识多年,萧羡书没说自己拍下珊瑚的用意,可叶千栀却能猜出一二,她无奈一笑:“不用这样的,我需要什么东西让玉蝶拿来给我就是了,你是不是忘了,我在大盛可有不少产业的。”

    “没忘!”萧羡书道:“你的产业是你的产业,我送你的东西那是我的心意。”

    两人说话间,拍卖台上的东西又变了变,不过后面的东西两人就都没有再拍了,等到快要结束的时候,叶千栀和萧羡书就先离开了。

    留了人在拍卖行跟进东西,他们则去了林城外面的万亩桃林。

    春天来万亩桃林能看到漫山遍野粉红色的桃花,夏天来这里,看不到桃花,但是能看到枝头上挂满了累累果实。

    几人在桃林逛了许久,等他们回到暂时落脚的宅院时,就看到门口蹲了一个人,还没等靠近,蹲在门口的人就跑了过来,直直往叶千栀身上扑:“栀栀!”

    “辛月?”见到来人,叶千栀意外得不行,“玉蝶说你这几年都在西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你还说呢!”朱辛月一把抱住了叶千栀,哽咽道:“我一得到你回来的消息就马不停蹄从西北赶回来了,这么多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她眼眶泛红,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滑落,掉在了她的手背上、衣服上。

    当年她得知叶千栀出海遇到了海难,生死未卜的消息,她哭了好几天,甚至还拿着鞭子找上了宋家,抽了宋宴淮一顿。

    她是个不信佛的人,可这八年来,每年她都会抽出两个月的时间去寺庙茹素,为叶千栀祈福,就希望她能平安归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天爷开眼,总算是让她愿望成真。

    “我回来了。”叶千栀抱着她,柔声道:“我真的回来了。”

    两人抱了好一会儿,朱辛月的情绪才稳定了下来,总算是松手了,她拉着叶千栀的手,带着哭腔道:“玉蝶写来的信很简单,只说你回来了,这些年你去了哪里?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这事,说来话长。”

    “你可以长话短说。”朱辛月噘嘴道:“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我和玉蝶几人日日盼着你回来,眼泪都浸湿了不知道多少个枕头。”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应该给你们传消息的。”叶千栀抱歉道:“让你们担心了。”

    “算了,你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大的幸事了。”朱辛月再次抱了抱她,破涕为笑:“你回来了就好!”

    “我说两位,你们能不能进去院子里再叙旧?站在大街上叙旧未免太引人注目了。”一旁被忽略了个彻底的萧羡书,见她们两人对视傻笑,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搅。

    闻言,叶千栀立刻拉着叶千栀去了屋里。

    “栀栀,刚刚开口说话的人是谁?”朱辛月悄悄瞄了萧羡书好几眼,“长得还算是俊俏,气质也不错,看得出来他出身不差,他和你是什么关系?不会是你的新........”欢。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叶千栀一把捂住了嘴,叶千栀低声道:“他是我的衣食父母。”

    朱辛月眨了眨眼,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她的嘴被捂住了,声音发不出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74843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66章 衣食父母,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