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别胡言乱语,我跟他就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叶千栀叮嘱道:“你不乱说话我就松手。”

    朱辛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乱说话,叶千栀这才松开了手,她刚刚松了手,朱辛月一连串的话就丢了过来:“他看着年龄不大的样子,但是脾气不错,笑起来的时候更有男人味,栀栀,你放着这么一个优质美男在身边,就没有想过把人收了?”

    她这串话说得是又快又急,好在她把叶千栀的叮嘱放在了心里,没有大声囔囔,不过萧羡书听力不错,还是把她的话一字不落给听清楚了。

    “兔子不吃窝边草,更何况他小了我九岁。”叶千栀无奈道:“他在我心里就是弟弟,我就算再饥不择食,也不会对自己的弟弟下手。”

    “哎呀,你不知道,年龄小的男人精力和体力都是那些老男人没有办法比拟的,等以后你就会发现年轻的男孩子有多可爱了。”

    朱辛月话里的意思意有所指,叶千栀有些尴尬地往萧羡书那边看了一眼,就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她突然觉得有点丢脸,也不敢再让朱辛月跟萧羡书呆在一起,连忙扯着朱辛月的手去了她的院子,好在萧羡书知情识趣,没有跟上去。

    “栀栀,这些年你究竟去了哪里?”一到屋里,等丫鬟上了茶水,屋里只余下她们两人的时候,朱辛月再次旧事重提。

    叶千栀没有隐瞒,简简单单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一笔带过:“不是我不想回来,而是一开始的时候,我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来,后来在天圣站稳了脚跟,就立刻安排了人出海,这不,我就回来了。”

    “栀栀,你太厉害了,居然成了天圣的侯爷。”朱辛月惊叹道:“我太佩服你了。”

    朱辛月早就知道叶千栀能力不俗,但是她也没有想过自己的好朋友会成为一国侯爷,要知道这个侯爷还不是有名无实的那种,而是手里有实权的侯爷。

    太牛逼,太厉害了。

    “不过是生活所迫。”叶千栀道:“如果没有太子殿下的维护,没有王上的信任,我也走不到这一步,我这次来大盛,是奉王上的命令,来参加大盛小皇帝的登基大典,辛月,有件事我不太明白......”

    不等叶千栀把话说完,朱辛月就猜到了她想要问什么了,朱辛月打断了她的话:“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宋大人能把控大盛朝廷?能让文武百官都对他言听计从?”

    “对。”叶千栀道:“他一个外臣,哪怕权势再大,也没法让皇室宗亲都对他言听计从吧?”

    “宋大人的运气很好,先帝原本对他就还算是信任,后来有段时间对他倒像是心有隔阂的样子,不太重用他,但是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先帝又对他委以重任,你知道的,我跟先帝和秦王的关系就注定我不会多关注他们的事情,但是为了朱家,我时不时还是会注意京城这边的事情。”

    朱辛月一边想一边说:“等我发现宋大人步步高升的时候,先帝就已经病了挺长一段时间了,可以说从先帝病了开始一直到他病逝,宋大人就是他身边的红人,基本上朝堂的事情都由他说了算,先帝不放心宗亲插手朝堂的事情,总担心他*下的龙椅会被宗亲抢走。”

    先帝多疑的性格是大家都知道的,当年他忌惮秦王,就想出了把自己的弃妃赐婚给他的荒唐事,这样的事情他都做过,后面再发生些什么,也就不让人意外了。

    “宋大人是外臣,他就算把控了朝堂,可这个皇朝终究是不可能改姓宋的,所以先帝对他非常放心,等到他逝世了以后,宋大人已经是说一不二的丞相大人了。”朱辛月道:“小皇帝今年也不过三岁,你想想,就算小皇帝登基了,在他成年以前,这个天下是谁说了算?”

    自然是宋宴淮了!

    叶千栀明了。

    小皇帝还那么小,在他长大到亲政的这段时间内,随时都可能发生各种意外,说不定哪天一个意外就没了呢,到时候宋宴淮想要把大盛改朝换代,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别忘了,宋宴淮跟睿王爷的关系。

    外人不知道这件事,但是身为宋宴淮曾经的枕边人,叶千栀是知道的,只不过她没有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打算,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大盛跟睿王府的事情,跟她这个天圣的明侯爷无关。

    “原来是这样。”叶千栀转移了话题:“我和太子殿下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到处走走,你来了,那就跟我们一起去玩玩?”

    “好啊!”

    叶千栀一行人翌日就离开了林城,前往了下一座城池,他们玩得是开开心心,而另外一边却有两个人心情非常不虞。

    一个是宋宴淮,他想要找人自然是轻而易举,叶千栀又没有隐藏行踪,他很快就知道叶千栀去了什么地方,身边带了什么人,他倒是想跟着去,可身为当朝丞相,他哪里能说走就走?

    走不了,就只能在京城里生闷气!

    一个是苏将军,自从他在拍卖会门口见到了肖似亡妻的姑娘后,就一心想要把人找到,可不管他怎么找,这个人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半点踪迹都没有。

    找不到人,他心情不太好,跟在他身边的那些人自然就遭殃了。

    他时不时就冲身边的人发飙,有时候茶水太烫了一点,他就借故发作,这让伺候他的丫鬟和小厮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就怕自己一个伺候不周到就惹起了苏将军的怒火。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等到了小皇帝登基大典的前两天,叶千栀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回到了京城,与此同时到达京城的还有秦王和秦王妃。

    自从秦王举旗造反了以后,大盛朝廷跟秦王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因为宋宴淮拿水泥抹了城墙,加固了大盛城墙,导致秦王每次攻打城池都失败后,他就老实了,这么些年过去了,秦王的版图没有扩张不说,反而还缩水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72546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67章 佩服,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