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句话放在大盛朝廷和秦王这边也是适用的。

    想当年秦王殿下多么的意气风发、来势汹汹,直接把大盛兵马给打怕了,可这才多少年,就反了过来。

    现在的秦王偏居江南一偶,最怕的就是睿王爷的西北军跑来攻打他们,所以在听说这次小皇帝登基时睿王爷会回来,他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就为了能跟睿王爷搭上话。

    秦王和苏文倩两人一到京城就去了苏将军下榻的酒楼,等见到苏将军时,苏文倩就发现她父亲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她忙跟谈松羲打探消息:“谈叔,我爹他怎么了?看着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谈松羲自然不会把真实原因告诉苏文倩,随口编了一个理由糊弄了过去,他总不能告诉苏文倩,她父亲半个月前看上了一个美人,这半个月来医治都在寻找对方,现在心情不好也是因为寻找无果,自顾自生闷气吧?

    苏文倩没有察觉出谈松羲的敷衍,她满面担忧地说了几句话,随后念念不舍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刚刚回到房间,就看到秦王打扮得衣冠楚楚,似乎是打算出门的样子。

    “你干什么去?”苏文倩伸手拦住了他:“我爹就在隔壁,你最近消停点,别在外面胡来。”

    “你爹管天管地,还能管谁给本王传宗接代?”秦王嗤笑道:“你我成亲这么多年了,先前本王对你不说是专宠,起码也是不差的,可你不争气啊,我陪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连个孩子都怀不上,现在还想我为你守身如玉?莫不是做梦。”

    如果他还需要仰仗苏将军,秦王自然是不会说出这么不给苏文倩面子的话语,可他现在已经没有斗志了,所以面对苏文倩时也没有了当初的客气。

    “你说我怀不上,究竟是我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你心里有数。”苏文倩这几年被苏将军宠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她早就习惯了秦王在她面前伏低做小,这个想法根深蒂固了,一下子是改不了的,所以她故意呲着牙道:“我和我前夫可是生了好几个孩子,为什么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能怀孕,跟你在一起就不行,你不觉得这个原因是在你身上么?”

    是男人都不能容忍自己被人这么戳脊梁骨,秦王更是忍不了,他直接打了苏文倩一巴掌,怒气冲冲摔门离开了。

    苏文倩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秦王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她倒是想去跟苏将军哭诉,只是想到她父亲的心情不太好,她忍了忍,还是忍了下来。

    两口子过日子,难免磕磕绊绊,她要是这点小事都去找父亲,那就真的小题大做了。

    离开了酒楼的秦王,心里的怒火依旧滋啦滋啦地燃烧,正在他思索是不是应该提前去睿王府拜访睿王爷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声。

    “栀栀,这个糖人师傅的手艺还真是不错,你看,他把我勾勒的惟妙惟肖。”

    “我看看。”叶千栀认真地看了好一会儿,才点评道:“糖人师傅确实是把你的神态拿捏住了,上面的小人跟你有七八分相像。”

    “他手艺这么好,不如让他也给你画一个?”朱辛月兴冲冲地说道。

    叶千栀略微思索就答应了下来。

    秦王觉得这个女声熟悉,他特意停下来去找说话的人,当他看到朱辛月那张侧脸时,秦王愣了一下。

    随即他抬脚往朱辛月那边走去:“你还活着?”

    朱辛月听到秦王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幻听了,等到扭过头对上秦王那张憔悴的脸,她都有点不敢认了,眼前的这个胡子邋遢的男人真的是秦王?

    “你不认识我了?”秦王看着眼前这张笑靥如花的容颜,心情十分微妙,本以为早在十年前就去世的王妃出现在了他面前,她还年轻得过分,看着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反倒是他,明明不过刚刚过了不惑之年,可是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已经五六十岁的样子了。

    “鼎鼎大名的秦王殿下,民女怎么会不认识呢?”朱辛月倒是没有假装不认识他的戏码,那就太假了,她打量了秦王一通,勾唇浅笑道:“经年不见,秦王殿下变化还真是大,若不是早就知道殿下的年岁,民女怕是以为跟您是两个辈分的人了。”

    就差没有明晃晃嫌弃他老了!

    “这些年你去了哪里?”秦王面色复杂地看着她:“当年大家都说你是坠河而亡了,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回来?”

    “我为什么不回来,您心里没点数?”朱辛月轻嗤道:“先帝虽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当年你做过了什么,不需要我再提醒一遍吧?”

    “我那时候活着回来,岂不是打乱了秦王殿下的部署?老话说得好,升官发财死老婆,秦王殿下把这七个字执行得极好,我刚刚失踪不见,你就拿这个名头跟先帝开干了,后面更是勾搭上了苏将军的闺女,娶了她,得到了苏将军的支持。”

    “我不是没有眼色的人,你嫌弃我,我又不是不知道,既然你们都认为我死了,我自然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免得污了你们的眼。”

    要说朱辛月对秦王殿下没有恨意那是不可能的,她忘不了她没掉的那个孩子,十年过去了,她似乎还能感觉到那个孩子从她肚子里流失的感觉。

    被朱辛月这么怼,秦王殿下脸色微微有点不好看,他想要辩解几句,可对上朱辛月那嘲讽的面庞,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栀栀,我们走吧,这里有了某个讨厌人的气息,空气都变得浑浊了。”朱辛月一把拉住了叶千栀的手,扯着她往别处走去:“有些人的心肺是黑的,咱们跟这样的人相处久了,怕是会沾染上不好的东西,还是得离得远远地才好。”

    她就差没有把嫌弃、厌恶写在脑门上了,被人这么嫌弃,秦王殿下气得不行,可他今非昔比,已经没有了冲朱辛月发脾气的本钱,不管乐不乐意,最终也只能离开。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72546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68章 嫌弃,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