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两天的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就到了小皇帝的登基大典。

    小皇帝的登基大典非常隆重,天圣使团作为外宾被安排在了非常显眼的位置上,从位置的安排来看,不难看出大盛对他们的看重。

    可惜这份看重天圣的太子殿下却不接受,对于位置的安排,他也颇有微词:“我看宋宴淮就是故意这么安排的,把我和小枝分开了这么多个位置,他就是见不得我和小枝关系好。”

    还别说,他猜对了,宋宴淮确实是看萧羡书不顺眼,特别是当他知道萧羡书跟叶千栀一起在外面玩了半个月,宋宴淮嫉妒得不行,自然是不遗余力想要给他找点麻烦。

    萧羡书的不满,叶千栀察觉到了,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她站在自己的位子上,面无表情地参加完了这场登基大典。

    大典过后就是热热闹闹的宴会。

    叶千栀是个不喜欢热闹的人,自己挑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待着,可谁让她是宋宴淮念念不忘的前妻,这些日子宋宴淮和叶千栀没什么接触,但是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宋宴淮有意挽回她。

    虽不知道宋宴淮能不能把人给追回来,但是现在跟叶千栀攀点交情也不错啊,所以不少人过来找她聊天,面对这些人的讨好,叶千栀全都轻飘飘给挡了回去。

    大家也都是识趣的人,见她没有深交的意思,大家自然也不会上前自取其辱了,很快就散了。

    有人识趣,自然就有人不知趣,叶千栀把人都打发了以后,还以为自己就能清闲了,谁知道身后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女声,这个声音还有点耳熟。

    “叶千栀?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文倩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满眼嫉妒,叶千栀不是在八年前就葬身海里了么?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她眼前的这位,究竟是不是叶千栀?

    叶千栀转过身看了苏文倩一眼,拜良好的记忆所赐,叶千栀稍微想了想就从久远的记忆中扒拉出这个人是谁了,她淡定地与之对视,漫不经心道:“你都能出现在这里,为何我就不行呢?”

    “你真的是叶千栀?”苏文倩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总觉得自己的眼睛出差错了,叶千栀不该出现在这里,不该!

    “我不是,难不成你是?”叶千栀嗤笑一声,语气不轻不重道:“多年不见,你依然跟以前一样小心眼。”

    叶千栀倒是没有问苏文倩为什么会来这里,毕竟她早就知道苏文倩跟秦王的事情了,至于秦王为什么会在这个关口来京城,叶千栀压根就不在乎,反正这是大盛内部的事情,跟她这个天圣侯爷没有一丝关系。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叶千栀没有好奇心,不关心这些。

    她不关心苏文倩的事情,奈何苏文倩关心她啊,苏文倩没有想到自己十年前就想弄死的人,好不容易等到她死了,她心里的担忧一下子就没了,谁知道在她最没有防备的时候,这个人会突然出现?

    好在叶千栀待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她不用担心叶千栀这张脸被苏将军看到,不然她的身份怕是会被揭穿了。

    “你不是跟宋宴淮和离了吗?怎么又跟他勾搭上了?”苏文倩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正跟人寒暄的宋宴淮,语气酸溜溜地说道:“你都跟他和离了,就算再跟他在一起,想要进宋家的大门怕是也难了,他现在没有摄政之名,但是有摄政之实,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女,配不上他。”

    “嗯,我是配不上,难不成你配得上?”叶千栀不难猜出她的小心思,对于苏文倩的敌意,叶千栀有些不太理解,难不成就因为她当年嫁给了宋宴淮?

    可那时候不是苏文倩自己把这门婚事推给她的么?要不是她的推辞,原身怎么会出事?她又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叶千栀的不理解很快就有人给她解了惑。

    “文倩,你在这里干什么?”一直在寻找闺女的苏大将军看到他的闺女正在角落里跟一个身着丁香色衣裙的姑娘说话,他抬眼看了过来,当他看清楚叶千栀的脸庞时,微微有些失神,不过他很快就收敛了神情,抬脚往他们这边走来。

    “文倩,这是你的朋友?”苏大将军柔着嗓子道:“你的这位朋友,我怎么没见过?”

    苏大将军应该是极少这么说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别扭,苏文倩见他过来,急得不行,恨不得把叶千栀给挡住,可苏大将军人高马大,她根本就挡不住,她想让苏大将军离开,可苏大将军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目光直直地盯着叶千栀。

    苏大将军的目光让叶千栀非常不喜,她扬了扬眉,淡淡道:“秦王妃的朋友?这个名头在下担不起,我就是个无名小卒,还真的是没有资格跟秦王妃当朋友。”

    “这位姑娘,你太谦虚了。”苏大将军听出了叶千栀话语中的嘲讽和冷意,他不甚在意道:“以前不是朋友,以后说不定能当朋友,老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我家文倩能跟姑娘当朋友是她的荣幸。”

    “苏将军说笑了!”叶千栀道:“我和她一起长大,年幼时都没有办法成为朋友,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一次两次被挡了回来,苏将军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宋宴淮的声音:“明侯爷,你怎么在这里?太子殿下正在找你,不如我带你过去?”

    宋宴淮明显是来救场的,叶千栀是不想跟宋宴淮有过多牵扯,但是他出现得宛如及时雨,叶千栀就没有拒绝他,跟着他走了。

    被丢在原地的父女两人也听到了宋宴淮的称呼,苏文倩刚来京城,没有人跟她说过明侯爷,倒是不知道这三个字后背代表了什么,而一旁的苏大将军明显是知道明侯爷这个称呼后面代表的含义。

    “她还真是厉害啊,跟宋宴淮和离了,还能靠着男人成为侯爷,不过大盛什么时候有女侯爷了?我怎么就没听说过?”苏文倩没好气地抱怨。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72546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69章 震惊,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