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跪他们是感谢他们生了你这样一个优秀的人。”萧羡书看着两个简陋的土坟,正色道:“没有他们,如何会有这般优秀的你?我代替天圣的百姓谢谢他们。”

    “这不合规矩。”

    “我的父王是天子,上天的儿子,我是他的儿子,我说的话就是规矩。”萧羡书坚持,对着两个坟磕了头,又帮着烧了纸钱。

    等做完这些事情以后,萧羡书看着坟墓,问道:“要不要把伯父伯母的坟墓迁到天圣?能让你时时祭拜?”

    “不用了。”叶千栀拒绝:“这里是他们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他们熟悉这里,舍不得这里,我每年回来看看他们就行了。”

    一行人在山上待了挺长时间,等他们下山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覃今早早就在山脚下的村子找了一户人家,买了几个菜,就等着他们下山了。

    “殿下,侯爷,午饭已经准备好了。”覃今过来带他们过去。

    萧羡书手里抓了一块干巴巴的饼子,听到有热乎的午饭吃,一下子就把饼子丢回了布袋里,等到了地方,看到桌上的好几个大菜,萧羡书肚子更饿了。

    他出身富贵,也吃过苦头,对于吃食不算挑剔,要知道他们行军打仗的时候,能填饱肚子就非常难了,哪里还敢要求食物的口感?

    “覃今是越来越能干了。”萧羡书赞道:“以前我跟他一起出门的时候,他顶多就给我备点热水,对付着吃几口,现在倒是越来越细心了,还知道准备热乎的饭菜。”

    覃今被夸得不好意思,他小心翼翼地瞥了秦玉蝶一眼,有些窘迫道:“我们这一行人里面有女孩子,女孩子得吃热乎的食物。”

    “那你以前跟小枝出门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贴心啊!”萧羡书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男人不会无缘无故变成贴心小棉袄,当男人有了这方面的表现时,一定是因为遇到了那个能够让他改变的女人。

    萧羡书没注意到覃今刚刚偷偷瞄秦玉蝶的眼神,但是在场就只有两个女子,叶千栀是他上司,覃今要是喜欢她的话,早就动心了不会等到现在,所以能够让他动心,并且做出了改变的人,也就只有秦玉蝶了。

    “........”覃今耸着肩,可怜巴巴地站在叶千栀身后,没敢回话。

    他们说话的时候,叶千栀不吭声,等萧羡书把话说完了,叶千栀这才轻笑道:“好了,你就别嘲笑他了,他年龄不小了,遇到了喜欢的人,也该成亲了。”

    “覃将军要成亲了啊?”秦玉蝶刚给叶千栀舀了一碗汤,就听到了这句话,她欢喜道:“那我得准备一份礼物送给你,免得你回去成亲时,我没法送礼物给你。”

    “.......”这话就扎心了!

    覃今欲哭无泪道:“没有,我是想成亲,但是还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哦,那你努力啊,或者你们可以多搞搞聚会,这样认识姑娘的机会就比较多。”秦玉蝶认真地给他出主意:“认识的姑娘多了,你成亲的几率就大了。”

    秦玉蝶说的是一本正经,处处都为覃今考虑,可覃今要的是这个吗?并不是!

    他心塞得不行,又不能不回应,只能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覃今准备的是农家菜,不精致,胜在味道不错,叶千栀端着碗头吃得可开心了,等吃得差不多,刚要离开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婶娘,我来还爬犁,您家里这是来了客人啊?”

    “不是,是有几个过路人在我家里吃饭。”屋子的主人回答道:“天才,你家的田犁好了?”

    “嗯,就等着种下冬那一季的水稻了。”宋天才回答,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好走到了院子里,抬眼就看到了堂屋里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揉了揉眼睛,好一会儿又看了过去,坐在堂屋里的人并没有消失不见。

    “三婶?”宋天才几步跑到了堂屋门口,那张记忆中的容颜愈发清晰明显,十年未见,叶千栀依旧风情万种,容貌丝毫未改。

    “天才,好巧。”叶千栀来时就做好了准备会见到熟人,不过在外面的时候没遇到,反倒是坐在屋里吃饭给遇见了:“我和你三叔和离八年了,你就别这么喊我了。”

    “三.....叶姑娘,他们不是都说你出海的时候遇到了海难,出事了,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宋天才从善如流改了口。

    “是遇到了海难,不过我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命。”叶千栀含笑道:“过来坐,我们许久没见面了,坐下来喝一杯?”

    “好。”宋天才挑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他看到了秦玉蝶,也跟她打了一声招呼。

    秦玉蝶冲着他微微一笑。

    叶千栀要喝酒,覃今立刻就出去找屋主买米酒,很快温好了的米酒就盛了上来。

    叶千栀给宋天才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两人碰了杯,一饮而尽。

    喝完了一杯酒,叶千栀这才关心道:“我记得你不是在县城开了铺子?还负责顺风镖局从东屏村到州府的货运吗?”

    “对。”宋天才道:“我奶奶常说,银子放着是死物,所以我赚来的银钱一部分用于买店铺,另外一部分就用来购置田地了。”

    “家里的地不少,大部分是租出去给别人种,剩下的一部分是自己种。”

    “我成亲了,有了三个孩子,我爷爷奶奶前几年过世了,叶姑娘,当年要不是有您帮衬,我怕是早就在十几年就家破人亡了,也没有了现在的幸福生活。”

    宋天才是真的很感谢叶千栀,要不是她的出现,她的奶奶早早就逝世了,他的爷爷奶奶也享不到他的福气。

    “我们是互惠互利,谁也不欠谁。”叶千栀含笑道:“当初没有你的帮忙,我的事业也没有那么容易起步。”

    宋天才不是当年的愣头青了,不会连场面话都听不出来,他能做的事情,叶千栀随便找一个人都能做,而他要是没有了叶千栀的帮助,那就只有一个结果。

    他和他的爷爷奶奶怕是早就阴阳相隔,更别说现在有妻有子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40619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76章 偶遇,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