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天才来的时候,叶千栀就吃得差不多了,眼看天色不早了,覃今提醒道:“咱们该启程回县城了,不然等过了时辰,怕是就无法进城了。”

    “叶姑娘,您难得回来一趟,不在这里歇一晚?”宋天才刚刚只顾着跟叶千栀说话,现在覃今出声了,他才看了周围的人一眼,就一眼,他就知道这些人非富即贵,都不是普通人。

    “不了。”叶千栀摇摇头:“我和你三叔已经和离多年,我去东屏村哪里有落脚之地?至于叶家,他们早在十年前就搬走了,连老家的田地全都变卖了,在这边,我已经没有可以歇脚的地方了。”

    “您可以去我家。”宋天才着急地说道:“我的家就是您的家,您可以随便住。”

    “算啦!我就不去麻烦你们了。”叶千栀道:“我就是来给我父母扫墓,太久没有回来了,想来看看他们。”

    天色委实是不早了,叶千栀跟宋天才闲话间覃今就把东西准备好了,一行人打算回城。

    等叶千栀上了马车,宋天才站在车窗旁边,还不忘念叨,让叶千栀下次回来就去找他,去他家吃饭云云。

    叶千栀全都好脾气地答应了下来,就在马车要启程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喧闹的声音,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叶千栀竖起耳朵听了听,就听到似乎是有人误食了什么东西,性命垂危。

    叶千栀撩起了裙摆,跳下了马车,直直往那边跑了过去。

    宋天才和秦玉蝶跟在她身后,很快就追了过去。

    他们所在的地方离东屏村非常近,而喧闹的声音就是从东屏村的村口传来的,叶千栀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两个妇人在对骂。

    一个说:“就是你昨儿给我家小儿子吃的东西有毒,不然他今儿不会这个样子。”

    另外一个说:“笑话,昨儿给的东西要是有问题,昨天他吃的时候就出事了,又怎么会拖延到这个时候?”

    “不管怎么样,你都要负责。”先前开口的妇人道:“你得送我小儿子去县城看病,要是救不回来,看我不掀翻了你家屋顶。”

    两个妇人是吵得不可开交,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跑了过来,说是村里又出现了几个这样症状的孩子。

    正在吵架的妇人立刻噤声,吵不起来了。

    叶千栀没管她们在说什么,自顾自地跑到了不远处的板车边上,就看到板车上躺着一个气若游丝的小男孩,先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发觉他的额头滚烫,浑身发热,紧接着给他把了脉,只不过她刚刚收回手就看到板车上的小男孩突然呕吐了起来。

    叶千栀看了他一眼,神情严肃了起来,等秦玉蝶跟着过来了,叶千栀立刻就让她把银针拿出来,先在小男孩身上扎了几针,这几针一下去,小男孩吐得更厉害了。

    等他吐得胃里都空了,叶千栀这才拿出了一粒药丸,喂了下去。

    等她做完了这些事情,刚刚跟人吵架的妇人似乎才看到了她,连忙跑了过来:“你们是谁,你们要对我孩子做什么?”

    她还要吵囔着什么,就看到站在一旁的宋天才:“天才,这几个人你认识?”

    “嗯。”宋天才道:“不仅我认识,你们也认识啊,这是叶家姑娘,这是秦姑娘,你们以前都见过的,不记得了?”

    宋天才不提,在场的人自然是想不到的,叶千栀和秦玉蝶以前在村里的时候人缘确实是好,但是相隔多年未见,他们也就依稀记得宋家娶了一个媳妇,长得漂亮又能干,至于长什么样子,多年过去,他们确实是忘记得差不多了。

    不过有人忘记了,自然就有记得的人。

    有几个人认出了叶千栀,全都捂住了嘴,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就是宋家的三媳妇?我记得她比我还大两岁呢,没想到她看起来就跟我女儿一般大,也不知道她吃什么长大的,居然能保养得这么好。”

    “是啊,我们都老了,人家还跟花季少女一样,半点都没变化,就是那通身的气派,一看就知道不简单。”

    几人对着叶千栀评头论足,对于他们的议论,叶千栀听到了,还冲着对方笑了笑,紧接着她就看向了小男孩的母亲:“你的儿子确实是误食了东西,才中了毒,应该是刚刚吃了不久,食物都还没有消化。”

    叶千栀指了指板车上的呕吐物,面不改色地说道:“应该是吃了这个才中毒。”

    妇人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就看到了一截黄花菜,她不解道:“黄花菜我们家以前每顿都吃,都没事啊!”

    “这不是黄花菜,是萱草。”叶千栀解释道:“一种长得跟黄花菜非常相似的作物,不过这种作物只能观赏,不能食用,要是不小心误食了,轻则遭点罪,要是吃多了,怕是会有性命之忧。”

    妇人不太敢相信道:“你不会是找不出原因,就随意指了东西糊弄人吧?”

    叶千栀没理会她,不是她不想搭理,而是有好几个人抱着自家小孩过来求她救命,叶千栀用刚才的办法一一针灸,给他们催吐,然后才给他们喂了一粒药丸。

    等做完这些事情,她额头上早就挂满了汗珠,秦玉蝶还没有来得及掏出帕子帮着擦,就见萧羡书熟门熟路地拿着帕子给擦了,顺便还递上了水。

    喝了几口水,休息了一会儿,叶千栀总算是活了过来,不仅是她活了过来,第一个被她施针的小男孩也醒了。

    叶千栀走到他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柔声问道:“你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有点看不太清。”小男孩怯怯地看了他母亲一眼,小声回答。

    “你刚刚去了什么地方?吃了什么东西?”

    小男孩的母亲立刻追着道:“对对,咱们家今天不是没煮黄花菜吗?你是去哪里吃的黄花菜?是去他们家吗?”

    指了指不远处几个正守着孩子的人家。

    小男孩摇摇头道:“不是,我和阿南哥他们去河边抓鱼,看到了河边长了不少黄花菜,就摘了一些,用陶罐在河边煮了鱼汤。”

    几个小伙伴是一起去抓鱼的,吃的时候自然是大家分着吃,这才导致大家一起中了毒。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40406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77章 救人,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