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因为小男孩说自己眼睛有点看不清东西,叶千栀就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留下来看顾他们的情况,等他们情况都稳定了,叶千栀这才松了口气。

    她写了一张方子,让他们明天去主要,给孩子们喝个三五天就没事了。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去县城的话,怕是不能进城了,宋天才便邀叶千栀一行人去他家暂住一晚,叶千栀同意了。

    东屏村,叶千栀在这里住了好几年,自然是熟悉的,村子跟她居住在这里的时候有了非常大的变化,不少人家都住上了青砖瓦房,宋天才指着那几户人家,给叶千栀介绍:“这几户人家都是当年在咱们的工坊干活的,那几年肥皂和香皂的生意极好,赚了不少钱,他们就一口气建了房。”

    肥皂、香皂现在已经是大盛百姓最常用的日用品了,价格低廉,加上近几年大盛战乱不断,有能力购买这些东西的人也大打折扣,所以没什么销路了,东屏村这边的工坊渐渐就没了。

    几人说话间,很快就到了宋天才家,宋天才的媳妇叶千栀没见过,但是宋天才的媳妇对于丈夫口中的三婶却如雷贯耳,现在见到了人,自然是对她客气又恭敬。

    乡下的条件,再好那也跟县城没法比,覃今看着屋子,觉得还算是干净,但是吃食方面却怕委屈了自家殿下和侯爷,所以他查看过后,立刻就让人骑着马去县城大采购,而且得快去快回。

    “你这屋子是不是后面重新建的?”叶千栀把宋天才家里里外外走了一遍,满意道:“屋舍安排得还挺合理。”

    宋天才道:“我都是按照你以前跟我说过的话让人设计的,他们说,大门往这边开,比较容易聚财。”

    聚不聚财,叶千栀倒不是非常懂,不过屋子的主人满意就行了。

    叶千栀回来的消息很快就在东屏村传开了,大家对叶千栀这个名字是挺陌生的,但是人家一提起宋家三郎的媳妇,大家就都知道是谁了。

    很快就有人跑来跟叶千栀唠嗑,叶千栀见到一张纸熟悉的面孔,也笑眯眯地跟她们打招呼、闲磕牙。

    她就跟以前一样,一点架子都没有,不管谁来,她都笑脸相迎,不管对方说什么话题,她也都能聊上一二。

    几句热络的话说完,双方生疏的气氛就一扫而空了,有人便好奇问道:“三郎媳妇,不年不节的,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三郎回来了没有?我记得他每年清明前后就会回来扫墓,你怎么没跟着他一起回来?”

    “你们有几个孩子啊?京城那边跟我们这边是不是非常不同?听说京城那边冬天可冷了,大雪一下就下好几天。”

    “我和他几年前就和离了。”宋宴淮极少回来,就算回来了,也不会跟村里人闲磕牙,大家自然不知道宋宴淮和叶千栀和离的事情,宋家人也不会对外说这件事,叶千栀倒没有这个顾虑,她依旧笑眯眯地跟他们说话:“我跟他分开了以后,就没有在京城生活了,不过京城那边确实是比咱们这边冷,冬天比较长,夏天比较短。”

    和离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一个非常陌生的词语,别说和离了,就是休书,在乡下这些地方也是非常难见到的,这么说吧,如果不是对方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情,给家里和宗族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那都不会选择休妻。

    和离属于双方和平分开,这在乡下来看是不可能的,有些夫妻闹矛盾,那就不是小两口的事情,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动不动就是两个家族互相斗殴。

    “啊?你们分开了?那三郎他每年还来给你父母扫墓。”有人惊讶道。

    大家都住在这周围,宋宴淮每年都回来扫墓,一次两次不容易碰到,但是每年都回来,总会有碰到的时候。

    按照叶千栀的话来说,他们都分开了,宋宴淮怎么还会这么好心,特意回来给前岳父岳母扫墓?

    “他可能是闲得慌吧!”叶千栀想到先前在山上的时候看到了祭拜过的痕迹,就猜到会去扫墓的人除了秦玉蝶几人外,也就只有他了。

    “那.....那位年轻公子,是你后面的夫婿?”人都是有八卦因子的,有人偷偷瞄着坐在一旁当雕塑的萧羡书,好奇问道。

    这个跟着叶千栀一同来的年轻公子,长得是真好看,看起来年龄不大,而且他通身的贵气看着就不是一般人。

    “不是,他是我朋友。”叶千栀摇头道:“也算是我的衣食父母。”

    “衣食父母?”

    “就类似于掌柜的意思,我给他干活,他包我吃住。”叶千栀换了一个通俗易懂的说法。

    “.......”

    来凑热闹的人全都惊呆了,谁不知道叶千栀是点金小能手啊,宋婆子一家日子能越过越好,不就是当年找了叶千栀这个媳妇吗?

    这么会赚钱的人,居然还要给别人干活?

    来看叶千栀的人是一波又一波,大家都把她当成了稀有物品来看,特别是知道她跟宋宴淮分开了以后,大家看向她的目光难免就带有一丝丝的同情。

    大家都知道宋宴淮在京城当了大官,所以大家都下意识以为叶千栀是被宋宴淮给踹了,所以全都很同情她。

    只不过这份同情在县城的县令大人和州府的知府大人连夜赶来求见叶千栀和萧羡书的时候,就全都消散了,转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羡慕。

    清寒州的知府大人和竹山县的县令大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有接见天圣使团的机会。

    所以当他们收到京城那边的飞鸽传书时,一下子就慌了,急急忙忙赶来。

    他们来的时候,正好是晚饭时间,叶千栀宋天才的家人还有几个宋家的长辈正坐在一起吃饭喝酒,突然就听到了外面的马蹄声和闹哄哄的声音,覃今起身出去查看了一下,他很快就进来了,跟萧羡书和叶千栀汇报道:“是清寒州的知府大人和竹山县的县令大人求见,是否需要属下把他们给打发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38292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78章 同情,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