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翌日,叶千栀推开门,对上的就是两双大熊猫的眼睛,她嘴角抽了抽,没好气道:“不是跟你们说了吗?让你们晚上回屋休息,怎么你们就是不听话?”

    “姑娘,我们怕那几个人对咱们不利。”秦玉蝶道:“没有人守着,我不放心。”

    “我也不放心。”覃今跟着说道:“这次咱们出行,身边没带什么人,要是殿下和侯爷出了事情,属下没办法跟王上交代。”

    “你们两个是不是话本子看多了啊?”叶千栀无奈至极,她道:“人家就算别有所图,你们两个站在这里守着有什么用呢?而且啊,昨晚人家没动手,人家今天动手的话,那你们可有把握保护好我和殿下?”

    “有!”两人异口同声。

    叶千栀却不相信:“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满脸憔悴,眼睛都熬红了,你们一晚上没休息,脑子也迟钝了不少,都没有平日里机灵了,就你们现在的状态,别说保护我们了,不会给我们拖后腿就算是好的了。”

    两人还要解释自己的言行,叶千栀却挥手道:“趁着现在时间还早,你们赶紧麻溜地滚回去休息,不睡够三个时辰不准起来。”

    两人被叶千栀赶去休息了,叶千栀自己却没有休息,她坐在窗边,愣愣地发呆。

    萧羡书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绝色美人倚靠在窗边,双目无神地盯着院子中的一株山茶花。

    “你在想什么呢?”萧羡书伸手,在叶千栀的眼前摇了摇:“那么认真,连我来了你都没发觉。”

    “在想昨儿晚上的那两位大人究竟是谁的人。”叶千栀压低声音说道:“我虽然没亲眼看到苏大将军和秦王殿下在一起时的场面,不过从玉蝶收集的消息和京城时他们的表现,倒也能猜出一二,这两人面和心不和,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我猜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秦王殿下。”萧羡书同样压低声音说道:“苏大将军上次非常鲁莽地来拜访了我们,如果是他的话,怕是不会动用这样的小手段。”

    说这话的时候,萧羡书的眼睛往一个方向轻轻一瞥,他不过是扫了一眼,很快就挪开了视线,但是作为跟他合作多年、默契度非常高的叶千栀,自然明白他这一眼的意思。

    那边藏着盯梢的人。

    “小枝,如果真的是我刚刚说的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办?”萧羡书好奇问道。

    “这就得看他找我们的目的了,天圣跟这边相隔万里,别国的内政,咱们就算不赞同,也是不可能出手干预的,咱们出门前,王上可说过了,咱们要是在外面惹出了事情,他不会给咱们扫尾。”叶千栀提醒道:“就算这位王爷脑子秀逗了,等会儿说出了什么让人匪夷所思的话来,你也得包含一些。”

    叶千栀跟秦王殿下没打过什么交道,不过她认识跟秦王殿下往来密切的人啊,从宋宴淮和朱辛月对秦王殿下的描述来看,就知道他不是一个脑子清醒的人。

    说他脑子有坑,那都是抬举他了。

    萧羡书不太懂叶千栀这话的意思,叶千栀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很快萧羡书就明白叶千栀为什么会这么说了。

    清寒州的知府和竹山县的县令大人果然是奉了秦王殿下的命令,特意赶来见他们的,在当天下午,叶千栀就见到了风尘仆仆从京城赶回来的秦王殿下。

    三人见面过,客套地寒暄了一番。

    秦王殿下看着坐在萧羡书身边的女子,有些唏嘘。

    他对叶千栀自然是有印象的,甚至可以说是印象深刻,毕竟他当年会跟宋宴淮闹掰,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当初他也是见过叶千栀几面,不过那时候叶千栀已经嫁给了宋宴淮,他压根就没正眼打量过叶千栀,后来宋宴淮因为叶千栀跟他闹掰的时候,他甚至还记恨起了叶千栀,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如今想来,十几年前的事情恍如隔梦,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上次见到明侯爷是十几年前吧?好像那时候宋宴淮还是个入京赶考的举子,没想到转眼间就这么多年过去了。”秦王殿下见他们两个人都不说话,不得不自说自话,把场子热起来。

    闻言,叶千栀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秦王殿下,您的记忆力似乎是出错了呢,我们上次见面就在不久前,在京城的街上,我和辛月逛街,您突然跑了出来,说了一串莫名其妙的话。”

    “......”叶千栀的这番话让秦王殿下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他想笑可是又不知道怎么笑,尴尬极了!

    “是吗?我不太记得了。”秦王殿下讪讪道。

    “所以说您的记忆力出错了呢!”叶千栀笑眯眯的回答。

    秦王殿下似乎是被打击到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吭声,就在屋内陷入沉寂许久之后,秦王殿下才出声道:“明侯爷跟以前没什么差别,依旧是年轻貌美。”

    说这话的时候,秦王殿下是真心实意,他是真的挺诧异的,算算时间,叶千栀差不多都三十来岁了,别的女人三十来岁的时候,不是围着丈夫转悠,就是操持孩子们的婚事,哪怕是出身高贵的贵妇人,在三十岁的时候,也都会有相对应的烦恼,没法跟年轻时候相比。

    可叶千栀就不一样,她外貌没什么变化,只是愈发成熟了一些,面容愈发精致了一些,或许是因为她自己身居高位吧,她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同。

    既有成*人的风情,又有少女的娇俏,还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严,这三种不搭边的气质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不仅不违和,还多了一抹让人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没办法呢,天生丽质难自弃,老天爷偏爱我,这是没法子的事情。”叶千栀口吻十分欠揍!

    “.......”他就想好好打开一下话匣子,想要跟萧羡书和叶千栀攀攀交情,可现实怎么就那么难?

    叶千栀不按常理出牌,压根就不会顺着人的话聊,萧羡书呢?就只知道坐在一边当雕塑,他唯一胜出雕塑的就是他还能喘气!

    是个活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35839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80章 是个活的,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