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是......真的要挑夫婿了?

    萧羡书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想要劝,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劝,最后他只能沉默已对。

    叶千栀没看萧羡书,她的目光落在了窗外的桂花树上,看着那一片片翠绿色的叶子。

    萧羡书咳嗽了一声,把叶千栀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他见她看了过来,这才接着道:“你要挑选夫婿那也得等到咱们回天圣,可咱们现在被困在这里,该怎么离开?”

    “我不是说了吗?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不着急。”叶千栀语气轻飘飘的,看起来是半点都不担心。

    叶千栀不担心,可萧羡书担心得不行,看秦王殿下刚刚的架势,那就是个不讲理的人,他要真是来个霸王硬上弓,他该怎么办?

    萧羡书有些后悔自己就带了这么点人过来了,早知道他就该把麒麟全都带来,或者是从莫龙军里挑一些身手好的人来。

    萧羡书一着急就喜欢走来走去,他老在叶千栀眼前晃,倒是把叶千栀晃得有些迷糊了,她揉着眉头道:“你能不能消停一点儿?别走来走去的,你这样,我眼花。”

    “我坐不住。”

    “你担心什么?怕我被占了便宜?”叶千栀好笑:“有覃今在,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就算秦王殿下真的想要霸王硬上弓,你觉得我是那种任凭人欺负的人吗?”

    叶千栀这么说了,萧羡书还是担心得不行,特别是看到秦王殿下的人在院子里张灯结彩,恨不得今天就成就好事,他更是急得不行,要不是时间不允许,要不是天圣离这边实在是太远了,他都想召集人手直接打过来。

    萧羡书着急上火,叶千栀却不慌不忙。

    秦王殿下说要强娶,那就真的是强娶,他的人很快就把院子装饰好了,处处都挂着鲜红的红绸。

    叶千栀一行人被困在这里,失去了跟外界的联系,她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被关在这里的第二天,宋天才就偷偷摸到了这里,有人跟他说,叶千栀一行人进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宋天才就知道事情不太妙了。

    现在看到院子里处处都张灯结彩,一派要办喜事的样子,他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是出事了,立刻就跑去找人。

    如果是找人帮忙跑腿,或者是做些轻省的活计,宋天才自然是不愁找不到人的,可他现在要找人救人,还是救被困在院子里的人,那就太难了。

    他手里有钱,可钱不是万能的,很多事情不是用钱就能做到的。

    宋天才东奔西跑了多日,都没有结果,等他知道今儿傍晚,这座院子就要办酒席的时候,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他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有人送了消息给他,看到纸上那几个字,宋天才脸上一喜,急匆匆去赴约了。

    “三叔。”按照纸条上的地址,宋天才顺利找到了地方,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他激动地喊道:“三叔您回来了。”

    以前他就不敢在宋宴淮面前放肆,现在就更不敢了。

    宋宴淮从小到大都让身边的人觉得他挺有距离感,特别是对小辈而言,三叔是个非常可怕的存在。

    那时候他周身的气质还是偏文气,可现在就不同了,身为上位者的他,多了几分威严,这也让人觉得他愈发不好接近了。

    “对,我听说叶姑娘她去了东屏村?”宋宴淮请他坐下,随意道。

    “是,她是去祭拜她父母的,刚巧碰到了我,便多说了一会儿话,后来村里有几个小孩儿吃错了食物,命悬一线,是叶姑娘给救回来的。”宋天才三言两语把那天的事情交代了一遍,“三叔,叶姑娘有危险,她被人困在一个院子里,那座院子的主人今晚就办喜宴。”

    “我知道,我就是为这事来的。”宋宴淮道:“你安排人准备些她喜欢吃的食物,等她回来了好食用。”

    在竹山县这个地方,宋宴淮信得过的人也就只有宋天才一个了,就连他的大哥,他也不太信得过。

    叶千栀对宋天才一家是有大恩的,别人都会背叛叶千栀、伤害叶千栀,宋天才定是不会。

    吃食这种事情,交给他来办,最是稳妥。

    “好。”宋天才连忙去张罗了。

    宋宴淮很快就带人离开了。

    此时,在张灯结彩的小院,秦王殿下穿着喜庆的衣裳,站在门口,他看到叶千栀依旧是一身雪白的衣裙,而他让人送去的喜服被丢在了一旁,还被人用剪刀一刀刀给剪烂了。

    “明侯爷是不喜欢这套喜服?没关系,我这里还有很多套,供明侯爷挑选。”秦王殿下话音刚落,很快就有人端着喜服上来了。

    喜服的样式都差不多,也就是上面绣着的东西略有不同,有些朴素得很,还有些就显得珠光宝气了。

    “秦王殿下这是打算强抢民女?”叶千栀看都没看那些喜服一眼,不咸不淡道:“你就不怕夜半时分,命丧我手?”

    “我敢娶你,自然就不怕你。”秦王殿下压根就没有把叶千栀看在眼里,在他看来,女人再厉害,那也是厉害不过男人的,更别说这种被捧在了高处的女人了,她以为自己很重要,可其实她一文不值。

    “是吗?”叶千栀倒是有些意外秦王殿下会这么说,不过不管他怎么说,叶千栀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所以在秦王殿下再次逼迫她穿喜服的时候,叶千栀还是一口拒绝。

    跟叶千栀相比,萧羡书就显得沉不住气了,他见秦王殿下在眼前晃悠,萧羡书气急败坏,直接拿起剪刀,一刀一刀把那些喜服给剪了。

    秦王殿下敢对叶千栀口出狂言,可对于这位太子殿下,他还是容忍居多。

    他再次要让人送婚服上来,萧羡书却没耐心跟他周旋了,直接出手。

    秦王殿下是有备而来,萧羡书和覃今两人联手,也就勉强撕开了一个口子,他们自己要出去,那倒是容易,可要带上不会武功的叶千栀和秦玉蝶,非常困难。

    就在他们迟疑间,撕开的口子又合上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23276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84章 喜服管够,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