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萧羡书和覃今应付得吃力,叶千栀随身携带的毒粉也不多,洒了好几次,伤了不少人,可秦王殿下安排的人一波一波涌了上来,毒粉很快就用完了。

    就在叶千栀一行人快要顶不住的时候,大门被人从外面劈开了,宋宴淮带着人闯了进来。

    宋宴淮带来的人个个都是武功高手,很快就掌控住了局面。

    秦王殿下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远在京城的宋宴淮会突然出现,他的出现太过于突然,秦王殿下没有准备,一时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快就落了下风。

    “宋宴淮,又是你?”看到宋宴淮出现在这里,秦王殿下气得双目赤红,牙齿咬得吱吱作响,要不是被人制住了,他怕是早就控制不住上前跟宋宴淮拼命了。

    他就想不明白了,宋宴淮为何要一次次跟他作对?

    “看来秦王殿下还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宋宴淮一步一步走到秦王殿下面前,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他的脑海里飞快地掠过了从他认识秦王殿下开始到如今所发生的事情。

    年少相识,志趣相投,本以为他们会是肝胆相照的弟兄,谁知道后面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也导致他们两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秦王殿下既然觉得自己命长,我倒是愿意帮你一把,让你快点解脱。”宋宴淮语气轻飘飘的,像是在跟秦王殿下话家常,可说出的话却让秦王殿下慌得不行:“临行前,我已经整军收复失地。”

    “秦王殿下占据走的大半江南,如今有一部分已经重新归于朝廷,一部分归于西北军。”

    “宋宴淮你这是造反!”秦王殿下害怕得不行,声音尖锐地喊叫。

    “我造反?秦王殿下说笑了。”宋宴淮道:“秦王殿下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造反了,你身为皇室子弟都敢明目张胆地造反,我身为大盛臣子,名正言顺收复失地,有何不可?”

    “你*、卑鄙!”秦王殿下破口大骂,面对他的叫骂,宋宴淮像是压根就没听到,从进来到现在,他的目光都落在了不远处的那个人身上。

    叶千栀的手臂不小心被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秦玉蝶正在给她清理伤口。

    萧羡书和覃今也受了伤,宋宴淮带来的人里有精通医术的,正在给他们看。

    秦王殿下气得跳脚,可宋宴淮压根就不理会他,这就导致他愈发生气了,后面宋宴淮嫌弃他太过于吵闹,直接让人把他带走。

    屋里少了一个秦王殿下,安静得不行。

    叶千栀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宋宴淮见她在整理袖子,鼓足了勇气上前一步,柔声问她:“你可还好?”

    “还好。”叶千栀回答:“多谢你今日搭救。”

    叶千栀知道会有人来,但是没有想到来人会是宋宴淮,她本以为镖局的人会先到,没想到最先到的人是他......

    “你无需跟我道谢。”宋宴淮低声说道:“为你做任何事情,我都心甘情愿。”

    “.......”叶千栀哑口无言,半晌后,才轻声说:“你有空吗?我们聊聊?”

    “好。”宋宴淮能猜到叶千栀要跟他聊什么,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答应下来。

    萧羡书和覃今几人很是体贴地离开,把这处院子留给了他们。

    “当初你执意要跟我和离,是因为京城那些流言蜚语,你不忍我被中伤,所以才想把我推开,以为这样就能保护我。”宋宴淮素来就是话不多的人,叶千栀没等他开口,就自己先起了话头。

    “你的想法我都了解,你的做法我却不能苟同,那时候我是真的不想离开,不愿意和离,后面发生的种种事情,一步步推着我们走到了这一步。”

    “你这些年一直都在找我,坚信我还活着,多谢你记挂我。”

    “可我们再也不是当年的自己了,你该为自己活,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路要走,前尘往事,该忘记的就忘了吧,别固执于过去,你年龄也不小了,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人过日子。”

    “别让你的家人为你操心。”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叶千栀一个人的声音,宋宴淮一言不发,叶千栀说完了这一大段的话以后,就不再言语。

    “.......我们真的没可能了吗?”半晌后,宋宴淮沙哑着声音问她:“一点可能都没了吗?”

    “你是大盛丞相,是睿王爷的独子,我是天圣侯爷,两国相隔万里,再无可能。”叶千栀看着她,神情认真:“你无法放下大盛的一切跟我走,我也无法放弃天圣的一切回来这里,我们各自有各自的使命,相忘于江湖才是最好的选择。”

    “.......”宋宴淮沉默地看着她,叶千栀所言是事实,他不可能放任大盛百姓不管,为了一段感情远走他乡,而叶千栀早以蜕茧成蝶,不是当年处处以他为先的叶千栀,他们两个人现在就是两条平行线,有幸并肩走了一段路,可后面的路,方向不同,自然是越走越远。

    “若我放弃大盛的一切,跟你走,你会重新回到我身边吗?”宋宴淮不甘心地问她。

    叶千栀摇头轻笑:“你我都清楚,你不是这样的人,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

    屋里又安静了下来,好一会儿后,叶千栀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等来日宋丞相大婚时,我一定会亲自来道贺。”

    说完这句话,叶千栀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她扭头看了宋宴淮一眼,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今天的事情还是得跟你说句谢谢,还有,祝你幸福。”

    话落,叶千栀毫不犹豫地离开。

    屋里刹那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的耳边还回荡着叶千栀的声音,‘祝你幸福’这四个字在他耳边反复回响。

    他生命里唯一的一束光是她,如今这缕光消失,他没了欢愉,又怎么可能幸福?

    以前他哄叶千栀,买些她喜欢的零嘴,就能哄得她眉开眼笑,而现在他跟她之间有着八年的距离,他连跟她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更不知道该怎么哄她,怎么挽回她。

    分开的八年,让他们彼此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让他们再无交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16930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85章 再无交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