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在叶千栀脱困的第二天,苏大将军一行人才急匆匆赶了过来。

    苏大将军是夹着满怀怒火而来,所以当他到了以后,知道秦王殿下的所作所为,他气得不行,恨不能亲自宰了秦王殿下。

    “明侯爷,你受伤了。”苏大将军一来就赶着来见叶千栀,谁知道见到叶千栀的时候,就看到她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他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伤得重吗?是被利器割伤的?我这里有一瓶效果极佳的金疮药,你拿去用。”

    “多谢大苏将军的好意,我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叶千栀含笑道:“不碍事。”

    “一点小事,倒是让你从京城赶过来,真是兴师动众了。”

    “事关明侯爷,那就没有小事。”苏大将军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叶千栀摊牌,现在到了竹山县,苏大将军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摊牌,那就没有摊牌的机会了。

    “明侯爷是竹山县人?”苏大将军斟酌了好一会儿,才想好了怎么展开话题。

    “是啊!”叶千栀颔首:“我和宋丞相都是竹山县人,还是老乡。”

    “说起来,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来过竹山县。”苏大将军似乎是在回忆,他慢悠悠地把三十年前的事情简略地说了说:“真是多谢了那个好心人,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叶千栀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可她已经不是十几岁的时候了,对于亲人的渴求早就消散了,她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苏大将军的经历还真是跌宕起伏,跟我有得一拼。”

    接着,叶千栀便说起了自己这十几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她声音好听,又擅长熏染气氛,让听她讲故事的人,随着她的讲述心情忽高忽低。

    等到叶千栀讲得累了,回屋休息了,苏大将军才反应过来,自己话说到了一半就被转移了话题。

    他无奈一笑,想着叶千栀要留在这里挺长一段时间,以后应该还有机会跟她认亲。

    他不知道的是,三天后,叶千栀一行人就提出了告辞。

    宋宴淮自然是不想放他们离开,可他没有强留他们在大盛的道理,特别是这几天,他明显能感觉到叶千栀在故意躲避他,他就是强行把人留下了,结局能改变吗?

    想到叶千栀跟他说的那些话,宋宴淮没有把握。

    沉思半晌,他最终还是同意了。

    很快天圣使团就定下了离开大盛的日子,而且因为清寒州这边就有入海的码头,一行人也没打算回京城,而是让徐清波他们过来这里接他们就行了。

    秦玉蝶知道自家姑娘很快就要离开,舍不得,想要跟她走,叶千栀知道了以后,特意找她谈心:“大盛这边的摊子这么大,全都指着你呢,等你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再去天圣找我。”

    “我听说大盛和北燕很快就要开战了,还有大盛要收复江南诸地,这些都是需要粮草支持的,账本我已经处理好了,一部分的银钱我带走,剩下的一部分捐赠给朝廷,用于北燕战事,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

    “这些事情,交给别人办,我不放心,我信得过你,这件事只有交给你督办,才能万无一失。”叶千栀柔声道:“短则两三年,多则三五年,你就能全身而退。”

    “到时候你再来天圣找我,我在天圣那边等你。”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秦玉蝶只有答应的份,她不知想起了什么事情,眉头微微蹙起:“姑娘,我这么迟过去,岂不是错过了你选夫婿这件要事?”

    不能参与自家姑娘选夫婿的事情,让秦玉蝶有点小失落。

    “这是小事,说不定等你来天圣的时候,我都有孩子了,到时候你过来帮着管教孩子,那都好啊!”叶千栀打趣道。

    闻言,秦玉蝶眼眸一亮,满脸喜色,显然对这个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孩子期待得不行。

    屋里的两个人说得热闹,屋外某个角落,不经意间听到这个消息的宋宴淮却如同置身于寒风中,那透心凉的冷意从他心底蔓延到四肢,如坠冰窟。

    最后他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这个角落的。

    他刚刚走开,墙头上就跳下来了两个人,萧羡书看着宋宴淮跄踉离开的背影,摸着下巴:“覃今,如果你是宋丞相,你会怎么选择?是要相守一生的人,还是为了江山大业,放弃自己的幸福?”

    覃今以前是不懂情爱,可来了大盛,遇到了秦玉蝶,他突然开了窍,知道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他对宋宴淮的感受可以说是感同身受,毕竟他很快也要离开大盛回天圣,要跟自己喜欢的姑娘分开了。

    萧羡书自言自语道:“算了算了,我就不该问你这话,你除了练武和打战,别的事情一窍不通,早知道就该把周玉尧带来,他好歹还能说上几句。”

    “殿下,江山和美人是不能相互比较的。”覃今没理会萧羡书的自言自语,他按着自己的想法说道:“有些人能够江山美人都消受,还有人只能选一样,可不管是谁,大概率都会选择江山吧!”

    “我跟你们这些大多数人不一样。”萧羡书道:“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选美人。”

    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嫁给别人,那感觉......就如同有人拿了一把刀,一刀一刀硬生生割心头肉,这滋味可不好受。

    覃今不说话,萧羡书也不需要覃今的回应,他只是叹了口气:“世人都说,自古男儿皆薄幸,可还有一句话却极少人说,红尘自有痴情者,这位宋丞相,倒是让我有点佩服。”

    萧羡书自问自己是做不到跟宋宴淮那样的,身居高位,身边无二色,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这样的男人,少见、难得!

    如果不是两国相隔甚远,他甚至都会支持宋宴淮追叶千栀,可惜,他们两国相离太远,他们两人是有缘无分。

    时间匆匆而过,很快留在京城的天圣官员在徐清波的带领下到了清寒州码头,叶千栀一行人得到消息以后,立刻就收拾行囊,打算过去与之会合。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316930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86章 红尘自有痴情者,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