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在叶千栀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帮助西部的时候,宴会的时间到了。

    对于这个宴会,萧羡书是真的不想办了,毕竟谁让他没有率先筛选人呢,来的这些人,要么人品不行,要么就是身边红颜知己众多,总之,萧羡书看来看去,都没能挑出一个符合要求的。

    这次宴会打的主意是赏梅,在天圣这个地方,能够赏梅的时间可不多,也就是年底下这一段时间能看到梅花,太子府的梅花是王城一绝,据说这里的梅花是王上当年种下的,所有的梅花品种都是王上派人寻来,精心养护而成。

    能够来参加赏梅宴会的世家公子都非常得意,大家早就得到了消息,这个赏梅宴会名为赏梅,实则是为了明侯爷挑选夫婿。

    明侯爷长相绝艳,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虽然她年龄大了一些,但是不打紧,她是天圣侯爷,深得王上和太子殿下的信任,再加上现在大皇子和二皇子已经倒台,没有了登基的希望,大家自然是把目光放在了太子殿下身上。

    太子殿下刚刚回来时,就有人上折子,说太子殿下膝下空虚,国将不稳,希望能为太子殿下多挑选几个侧妃和侍妾,为他开枝散叶。

    这个折子刚刚上去,萧羡书就得到了消息,他一下子就怒了,这些官员,要他们为国为民办实事,他们是怎么糊弄就怎么糊弄,一点儿都不上心,这些不应该他们管的事情,他们倒是积极得很。

    “他们的做法,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叶千栀见他发飙,柔声劝道:“这些上折子的人家,那是家家户户都有适龄的女儿,听说这些女子都是精心培养出来,就是为了送入东宫。”

    “*!”萧羡书咬牙切齿,显然被气得不轻。

    “你也别生气,他们的女儿不是嫁不出去么?那咱们就帮着把他们那滞销的闺女全都打包送走,保管让他们再无担忧。”叶千栀狡黠一笑,显然是心中已有了主意。

    “你有办法让这些人不再盯着我?”萧羡书好奇。

    叶千栀神秘兮兮道:“国之储君,你的事既是私事也是国事,他们关心也是能够理解的,只不过嘛,他们关心过头了,小皇孙才刚刚出生不久,东宫要不要再添丁,那是你和太子妃的事情,他们管不着,为了让你接下来的日子能松快一点,我打算请王上为他们家的闺女赐婚。”

    “赐婚给谁?”

    “边关战士多得是没有婆娘的,他们家的闺女既然愁嫁,那我就给他们家闺女牵红线,边关的那些战士得了王上赐婚,肯定会更加卖力为天圣效力。”

    叶千栀说的是轻描淡写,萧羡书听得是心潮澎湃,不过这个举动势必会让文臣对他们两人更不耻,所以两人商议过后,决定拿前面几个跳脚得比较厉害的人下手。

    这不,昨儿王上刚刚给他们几个的闺女赐了婚。

    这些老家伙全都气坏了,想要找王上求情,让王上收回成命,可王上面对他们来势汹汹的讨伐,四两拨千斤地把他们给打发走了。

    既没有答应要放人,也没有不给他们面子。

    几个老家伙一合计,就想着从太子殿下这边入手,这不,今儿的赏梅宴会,他们几个人腆着老脸来了。

    他们的来意,萧羡书是心知肚明,可他就是假装自己不知道,他和太子妃待在一起,对那些前来的青年才俊,一个个评头论足,不是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太过于猥琐,就是觉得那个人的言行举止太过于粗鄙。

    “按照殿下的这种挑法,我们怕是没法给明侯爷挑选出夫婿了。”太子妃见萧羡书挑的心烦气躁,笑了起来:“人无完人,有些缺点是可以理解的。”

    “我理解,但是我不会给小枝选这样的人。”萧羡书蹙眉道:“你不知道,小枝的前夫可厉害了,我要是不能给小枝挑一个比她前夫更厉害的男人,那以后小枝跟对方见面的时候,不就落了下风么?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就是见不得叶千栀被人落面子。

    燕舒微微一笑,倒是没有跟他争论,“那咱们就继续挑,王城里就这么多世家,除掉一些已经成亲了的,剩下的不多,没有满意的,咱们就从别的城池里挑选,偌大一个天圣,我不相信咱们挑不出一个比她前夫还更厉害的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燕舒对于能不能挑到这样的人抱有怀疑态度,倒不是说她对天圣的青年没有信心,实在是叶千栀的前夫太过于厉害了,当她第一次听说叶千栀的前夫是大盛的丞相,没有摄政之名却有摄政之实时,她惊了。

    皇权从来都不是那么好沾染的,大盛的宋丞相能够以一己之力挑起大梁,那必定是一个有能力有谋划的人,这样的人,世间罕见。

    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

    “你说得对,咱们慢慢来就是了,不着急。”萧羡书烦躁的情绪很快就被燕舒给安抚下来了,他皱着眉头把在场的所有男青年都研究了一番,然后一个个在心底里打了大叉叉!

    没有一个配得上叶千栀!

    赏梅会,世家公子全都是兴冲冲而来,最后却失望而归。

    明侯爷没有出现在赏梅宴会上,连露一面都不曾,这让大家很是失望。

    王城里关于明侯爷的流言蜚语那是满天飞,各种各样的谣传早就让人烂熟于心了,但是对于这位传闻中的明侯爷,见过的人却不多。

    除了朝中官员外,其他人想要见她一面,难如登天。

    她是侯爷,是个大权在握的女侯爷,官员们聚会的时候不会喊她,毕竟男女有别,而那些夫人们的聚会也不会邀请叶千栀,夫人们聚在一起不是聊夫君就是聊孩子,她们是依附男人而活的女人,跟叶千栀这样自立自强的女人不一样。

    她们就算坐在同一张桌子,那也是无话可谈。

    所以能见她的机会屈指可数,除了宫宴外,其他场合,明侯爷都不会出现。

    这次赏梅宴会的目的就是为她择婿,大家都以为自己能见到传说中的明侯爷,谁知道人家压根就没出现。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281388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96章 没出现,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