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看你还挺眼熟的,你家大人是不是在朝为官?”叶千栀虽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没有盯着朝中那些老头们看的习惯,但是跟那些人相处的时间久了,自然也把他们的长相记了个*不离十,她是没想起来眼前这位跟朝中某位大臣有关系,架不住她随口不问。

    这不,她话音刚刚落下,那位就立刻离她三米远,恨不得立刻消失在她面前。

    见他这个怂样,叶千栀也没再说什么了,扭头就走,这次俊俏公子倒是不敢喊她了。

    本以为这次的事情是个例外,谁知道后面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每次都是不同的人来,他们所展示的花招也千奇百怪,让萧羡书看了就想发笑。

    “你说,他们是怎么想的?怎么把这么蠢的人派来追姑娘?”萧羡书被他们的表现逗得不行,这一个个的,哪里是在追姑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搞了一个诈骗团,每天都绞尽脑汁出来行骗。

    “他们长得好。”叶千栀凉凉地看了萧羡书一眼:“想要骗小姑娘,首先得颜值过关,这几个人长得都还不错,而且也越来越会投其所好了,我觉得我身边出现了内鬼。”

    萧羡书眉心一跳,有些惴惴不安:“你太敏感了吧?有麒麟在,谁敢把人安排到你身边?”

    “旁人我自是不担心,就怕有的人吃里扒外。”叶千栀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看着茶杯中的汤色,神色淡淡。

    她声音依旧,可不知怎么的,萧羡书就觉得有了不好的预感,他迟疑了好一会儿,最终叹息一声,没说什么。

    叶千栀也没说话,她跟萧羡书见面时大多数时候都是谈公事,要么就是谈莫龙军改革的问题,两人说完了正事,叶千栀就起身告辞离开了。

    倒是萧羡书望着叶千栀的背影,惴惴不安,等晚上回到了家里,他看到燕舒时,忍不住跟她嘀咕道:“我总觉得小枝似乎是知道背后给那些人指点的人是谁了。”

    “你不是私底下去跟人接触的吗?还给麒麟那边封了口。”燕舒好笑道:“我当时还提醒过你,你别做得那么明目张胆,你还说她不会察觉,现在好了吧,才多久啊,就露馅了。”

    “我这不是着急么?”萧羡书无奈道:“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现在就是被热豆腐烫了嘴。”

    “活该!”燕舒觉得他就是自作自受:“你跟明侯爷不是非常好的朋友么?以前也没见你着急忙慌要给她选夫婿,怎么现在就开始着急起来了?”

    “我以前是不知道她的前夫那么能干啊!”萧羡书后悔得不行:“早知道她前夫在大盛,说什么当初我都不会让她跟着一起去。”

    想到这件事,他就心如刀绞,后悔得不行。

    “如果不是明侯爷想去,你就是让她去,她也不会去。”燕舒看得分明:“你啊,也太急迫了一点,人家正主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

    “你不懂。”萧羡书眸光沉沉,满腹担忧:“我怕宋丞相追到这里来。”

    “他有那么喜欢明侯爷?”燕舒惊了:“他真这么喜欢明侯爷,当年他们是怎么分开的?”

    “我知道的不多,但是东拼西凑也了解得差不多了,据说是误会。”萧羡书给燕舒说了自己了解到的事情:“你要说他不喜欢小枝,看着不像,你要说喜欢,他怎么就忍心把人硬生生推开?”

    换做是他,他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你问我啊?”燕舒笑了:“你问我就问错人了,我又不是男人,哪里能猜到那位宋丞相是怎么想的?不过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明侯爷还念念不忘,想来是真的很喜欢明侯爷。”

    燕舒从小到大就听了不知道多少薄情郎的故事,不提故事,就是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男人也是数不胜数,王城里多少王孙贵胄在妻子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已经把新人迎进门了?

    她小时候还听人说,有户人家的媳妇缠绵病榻,眼看时日无多,她的丈夫却没有在跟前伺候,而是整天都跟着王城里的媒婆东跑西跑,据说是去相看人家,这头的妻子刚刚断气,那头就把新人娶进门了,热热闹闹闹洞房。

    要说痴情人,燕舒还真的没见过多少个!

    “宋丞相心里有没有明侯爷,我说不准,但是明侯爷心里必定是有他的。”燕舒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倒是看得很清楚:“哪怕她现在说放下了,你觉得她是真的放下了吗?”

    “难道不是?”萧羡书疑惑,不是放下了,那是什么?

    “说你是呆子,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呆子。”燕舒没好气道:“这几年,她身边的青年才俊不少,不管是寒门子弟还是世家公子,她认识的人,只多不少,可她跟这些人都是泛泛之交,除了公务上的事情外,私下里别人约她,是约不出去的。”

    “她从没给别人靠近她的机会,也拒绝别人了解她。”

    “她心上有扇门,上面有把锁,能打开这扇门的人,只有那位宋丞相。”

    “这就难了!”萧羡书有些着急:“你说,要是宋丞相追了过来,小枝会不会跟他走?”

    “你跟明侯爷认识多年,又是她唯一的至交好友,她是怎么想的,你应该能猜测到一二吧?”燕舒道:“你要是连她是怎么想的都猜不到,那你这个朋友当得还真是不称职。”

    “我.....”萧羡书被堵得哑口无言。

    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他有事找叶千栀,叶千栀从来就不会找他帮忙,多年下来,他已经养成了习惯,觉得叶千栀无所不能,没有什么能难倒她。

    他傻乎乎的模样,让燕舒心一软,直截了当地说道:“明侯爷是个有格局的女子,不是普通的后宅妇人,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天圣和男女情爱之间,她选择的是天圣,不然你觉得她这次去了大盛还能回来?”

    有了燕舒这番话,萧羡书心里平复了不少,不过他觉得给叶千栀择婿的事情还是不能放松,既然叶千栀对世家公子无感,那他就不能盯着这边了,应该扩展思路,找其他方面的青年才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271559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99章 心里怕怕的,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