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是跟着押送粮草的队伍一起走的,不过当他们进入西池郡之前,叶千栀就带着周玉尧离开了队伍,让徐清波和覃今跟着去就行了。

    两人脱离队伍之后,叶千栀带着周玉尧走小路,进了西池郡。

    “将军,您为何要单独出来呢?”周玉尧很不能理解叶千栀的做法,他担心道:“西池郡这边还不知道有多少探子,您就带我一个人在身边,我压力好大。”

    周玉尧的武功还没有覃今好,毕竟覃今是麒麟的首领,他能管理的了麒麟那些人,那是因为他武功高强,让他们心服口服,像他就不行了,顶多能指挥其中一个小队。

    “只要我们不暴露身份,就不会有危险。”叶千栀丢了一个包裹给他:“去那边,把这套衣裳给换上。”

    丢下这句话,也不管周玉尧在后面哀嚎些什么,她自顾自找了一个山洞换了衣裳。

    叶千栀给两人准备的是棉衣,布料不算好,但是也不差,穿在身上还有点扎人,不过这点不适对于叶千栀和周玉尧来说都不算什么,两人换好了衣裳,叶千栀就带着他去了前面不远的一个小村庄。

    西部有些地方并不穷,但是有些地方穷得很,据说连草都生长不了,更别说粮食了,叶千栀这次来西部是要干一番大事业的,自然要对这边的情况有所了解。

    西部有谢家军,打仗的事情有谢家人在,没有她这个外人指手画脚的机会,再说了,一军不可有二帅,她要是在谢家军出现,谢家军和谢家怕是都会多想,想要打消他们的胡思乱想,最好的办法就是她不去谢家军,先不跟谢家人接触。

    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了一套衣裳,两个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两人走在路上,除了叶千栀外貌十分惹眼外,倒是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叶千栀没换男装,而是着女装,对外的说辞是她跟周玉尧是姐弟,两人要去州府寻亲。

    西池郡靠近敌国的地方已经乱了,但是有谢家军在,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倒是不太担心,还是依旧过着各自的小日子,对于叶千栀和周玉尧这对‘可怜’的‘姐弟’他们也用最大的善意对待他们。

    这一路上,叶千栀每次遇到小村子都会过去走一走、坐一坐,先跟他们讨要一碗水喝,接着就是跟他们唠家常。

    这事儿周玉尧做不来,他对田里的农作物一点儿都不了解,但是叶千栀懂啊,特别是去年他们从外面寻了土豆和番薯回来,这些作物早早就分发到了各处种植,可她在这边,却没有见到。

    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小村庄,叶千栀有些受不住了,周玉尧有武功傍身倒还好,但是他见叶千栀受不住,也有些担心,见到不远处有个小茶棚,连忙扶着她过去。

    靠双脚把西池郡走一遍,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暂时歇脚后,周玉尧跟茶棚的老板打听,知道大约还要走五里地就是个镇子时,他让叶千栀在这里等他,他去镇子上寻牛车或者马车。

    叶千栀倒是想跟着一起去,不过她双脚软绵绵的,有心无力,跟着去除了拖后腿外,没有别的益处,所以她也就是提了一嘴,倒是没有坚持要去。

    小茶棚四周都静悄悄的,叶千栀一个人坐着,跟茶棚的老板娘话家常。

    “妹子,你弟弟对你可真好。”老板娘很是羡慕道:“不像我家弟弟,跟我要银钱的时候会说几句好话,用不上我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跟我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叶千栀安慰她道:“你啊,只看到了他听话的一面,没见到他另一面,我们爹娘走得早,爹娘临走前把他的婚事托付给了我,这不,他都二十岁了,早该说媳妇了,可他就是不愿意,我求着他去跟姑娘家见一面,他当耳旁风。”

    “要不是怕他会生气,我都想不顾他的意愿直接把婚事给定了,可想想,他不愿意,我就是把婚事定下来了,他也不会听我的,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连累人家姑娘。”

    叶千栀吐槽道:“人家好好一个姑娘,生来可不是来受气的。”

    “你这个姐姐还真不错。”老板娘道:“处处为别人考虑。”

    “哎,主要还是我自己就是女子,我明白这种感受。”

    两人正说得起劲,突然旁边传来了喧闹声,叶千栀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一辆马车,马车上下来了一个趾高气昂的小子,老板娘见到马车,脸色登时一变,她轻声提醒道:“姑娘,你赶紧低下头,可别被这位看到你的脸。”

    “为何?”叶千栀问道,顺着老板娘的话垂下了头,只可惜她低头低的太晚了一点,被马车上的小子看到了她的脸。

    “这位可是我们镇上林老爷的独子,林老爷年过四十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非常宠爱,把这儿子宠的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林公子正事全不会,倒是把那些坏毛病学了个十成十,连当街抢人的事情都做过。”

    何止是当街抢人啊,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不过老板娘还没来得及说,林家公子就到了他们面前。

    这年头能够置办得起马车的人家不多,这辆马车的主人显然是小有家产,并且平日里还挺横行霸道。

    林公子看到了叶千栀的脸,惊为天人,直奔她这边而来,说是要纳她为妾。

    “纳我为妾?只怕你有命纳,无福消受。”叶千栀看了他一眼,嘲讽道:“就你这小身板,透支过头了,要是再不补补,怕是你那工具就要废了。”

    对于男人来说,这一句话太刺耳了,本身林公子就对叶千栀这张脸很满意,被她这么一嘲讽,立刻由爱生恨,想要把人抓回去狠狠地羞辱。

    茶棚的老板和老板娘对于这个变故想帮忙却是有心无力,叶千栀倒是不太担心,面对那几双要来抓她的手,她动作灵敏地避开,谁知道就快要避开的时候,她脚下一歪,身子一倒,被抓住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245432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01章 被抓住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